网站首页 >> 军事

大文宗第二十三章国子监外黑衣白袍

2020-01-22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大文宗 第二十三章 国子监外,黑衣白袍

张易轻轻抬头,雷鹰虽飞的极高,不过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自己,不对,是没有离开自己布袋里的牛肉,张易嗤笑一声,终于找到办法收拾这家伙了,既然它喜欢牛肉,那自己就有办法收服它。

张易那日便留意到太河清澈见底,河道里有各色石子,十分漂亮。张易看了一眼雷鹰,既然这家伙跟来了,也就不用自己亲自动手了,他微笑着解开布袋,拿出一块十分有分量的牛肉对着雷鹰招了招手。

雷鹰顿了一会,终于还是忍不了诱惑,扑哧的冲了下来,对着牛肉张开了嘴。

张易将手一摇,对着雷鹰开口道:“这肉我可以给你,不过你要帮我一个忙。”

这头雷鹰既然活了这么久,自然十分通灵,张易指指河底的各色石子,让它将石子捞上来,张易将大块牛肉放下,雷鹰倒是没有直接吃下,像是在考虑这件事到底如何。

张易顺手将布袋摊开,咧嘴道:“要是你帮我的忙,这里全都是你的了。”

活了许久的雷鹰终是败在了牛肉的诱惑下,扑哧的扇动了几下一对大翅膀,张易知道它答应了,将大块牛肉丢给它。雷鹰品味完牛肉,猛地拔高,迅速的冲下河底,爪子和尖喙抓起一大把石子。

雷鹰通灵,自然不是分辨不出彩色石子,只是因为自己被张易诱惑,心中自然与他置气,索性随便抓起石子丢在岸上。然后扇动翅膀,再次钻入河中,重复着动作。

张易摇头,这家伙的脾气还真不错,蹲下身子来,将彩色石子从一般的沙石中挑选出来。

工序虽然不复杂,不过却需要一直蹲下来劳动,雷鹰想是看见张易这般幸苦,开始乐此不疲,不断的捞出石子丢在岸上,张易本就怕它觉得不好玩,这下子心里安定下来,将石子纷纷规整好。

张易很快收集够石子,看见雷鹰还准备往河里冲去,连忙吹了口哨。丢出一块牛肉给它,雷鹰从高空坠下,划过一个优美的弧线,将牛肉抓住,停在一块石头上享用美味。张易将牛肉纷纷倒在雷鹰站立的石头上,对它说道:“牛肉全部送给你,你慢慢吃吧,吃完再来找我,我便先走了。”

彩色石子得有几百颗,张易将它们装在布袋里,提起来应该得有百八十斤,不过这点重量对那匹骏马来说算不得什么,张易打了个响亮的哨子,骏马应和了一声,撅起屁股飞快的跑了起来。

雷鹰撇了一眼,倒是低头开始消灭自己劳动所得的战利品。

张易想好的礼物,便是独创的“水中兰”,彩色石子已经准备完成,现在需要的东西便是透明的石缸和浮水的兰花了。

兰城人浪漫的名声,整个大陆可谓是人人皆知,透明的石缸虽然有些难找,不过张易掏出大把银子之后,眼前的店家就将其请进了屋。

张易将石子随意撒在石缸中,注入半缸清水,选了几个轻巧木盆放置其中;然后将几株表象极好的兰花和泥土栽种其中。

奇思妙想的“水中兰”很快便诞生了,张易吩咐人将石缸送至长弓府,自己一个人继续在太安城内闲逛。

张易迈入一条僻静的巷子,换了一身白衣秀才的服饰。今日虽是为了完成长弓锦的愿望,更大的目的还是为了逃离雷鹰的视线。

这头活了不知多久的雷鹰,虽然在长弓老爷子口中是张老爷子所豢养,可现在却不清楚到底效忠于谁。

有雷鹰在天空巡视,张易很难逃离它的视线,现在改变装饰,只是希望能够隐瞒一时。若是他能够在伪装之术上有所造诣,到时候才算是真正的摆脱雷鹰的追踪。

张易在路上向人打听了国子监的位置,骑马穿过北城门,向城郊而去。

*************

国子监不在最尊贵的南城,反而修建在城外太河之上,这让张易很是意外。不过他转念一想,越是摆在危险的地方,对手若是想要对其出手便越容易。

大周朝廷从不畏惧任何强敌,更何况新任大周天子比起千年前的那位龙集大帝更要强势得多,堪称真正的真龙天子。

这位天子恐怕巴不得谁来找找国子监的麻烦,然后大刀阔斧再度剪除一些对皇朝不利的因素。就像两年前对待张府一般。

更重要的是国子监内有无数名士鸿儒,他们的实力原本就极强。若是国子监还能被攻破,那这股势力除非超过了四大书院和各大世家。

张易将这些思绪甩出脑海,他跟国子监比起来如同蝼蚁比之神龙,想这些有何用。只不过是想靠近国子监,打听些情况罢了。

临近国子监所在的位置,张易将骏马栓在一株柳树上,他怕骏马的嘶鸣声惊扰了国子监内的大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张易转过一处山脚,骤雨敲窗般马蹄声顿时响起,他连忙趴在一块山包后,侧目望去。

山包前头,白袍公子站在不远处背对张易,十几个骑士从对面打马前来,一个黑衣劲装的女子走在前头,修长的腿,凸起的山峰,姣好的面容,乌黑的长发,映衬在阳光下的野生的兰花都因为她的容貌低下了头。

张易看到这名女子,顿时将眼睛瞪的老大。

黑衣劲装的女子,赫然是长弓府那名鱼子鳞女甲士,长弓容。

……

黑衣女子见到白袍男子,翻身下马,轻轻低了下身子,行礼道:“长弓容见过殿下。”

十几骑一句话不曾开口,倒头便拜。

白袍男子挥手让他们离去,十几骑翻身上马,顿时离开数十丈之远。

白袍男子无奈的看着这女子,叹气道:“长弓容,如今的白袍男子已经不是殿下,你也不是白袍男子的未婚妻了,我从天踏峰返回太安城是为了委曲求全,你这又是何苦?”

长弓容没有回答,自从爷爷当年将她许配给白袍男子,白袍男子便是长弓容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白袍男子没等她的回答,他知道她的脾性,这几年自己随父王镇守天踏峰,这女子不知送来了多少财物接济自己,丝毫不顾长弓府是否会被大周天子记恨。

他心中自是觉得很对不起女子,但也不知道如何劝她离去,长弓容脸色还是这般冰冷,叹了口气,道:“王府已经没了,天辰军也没了,我给不了你们长弓府什么了,你还要如此纠缠于我?”

长弓容还是一字不说。

白袍男子看着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苦笑着问道:“父王含恨而终,我已经不是王府少主了,你还是长弓府大小姐,我们没有可能的。”

这番话说出,倒像是白袍男子对自己这些年的遭遇的自嘲。三四年的流放生涯,对于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来说,太过沉重。

长弓容像是不曾见过这般颓废的王子殿下,她的印象里,白袍男子的笑容总能温暖别人的心,她冷艳的脸色不变,答道:“倘若我为你夺回你失去的一切,你是否还愿意让我做你的女人?”

白袍男子无奈叹气……知道怎么也将她说不明白了。

挥手将十数骑召来,十几骑大陆最强大的骑士飞快集结。

白袍男子看着长弓容道:“我失去的东西,我会自己拿回来。长弓容,李七夜不能应承你什么,因为我的一生,都将为了复仇而活,你不应该将自己托付在我身上。天辰军听令,将容小姐送回长弓府,召集流落天下的所有王府旧部,三月内到伏流国南都城。”

白袍男子名为李七夜,是十三皇子唯一的子嗣,是天辰军新任的主人。天辰军领命而去,对于王府唯一的主人,他的话就是他们的命。

长弓容显然已经习惯,这十数名留守太安城的天辰军,与她呆在一起的时间比跟白袍男子在一起的时间长得多,她已经是天辰军的一员。

白袍男子这些决定,证明白袍男子并非已经放弃了一切,而是开始有所动作。

白袍男子有这个念头,长弓容自然会全力支持。

她坐在马上,回头看了看白袍男子,天辰军聚集在伏流国,是否代表白袍男子跟道一书院达成什么协议,得到了道一书院的庇护?

白袍男子对着长弓容摇头,像是在说:“像狗一样向人乞讨,还是白袍男子么?”

……

张易原本还有些茫然,不知长弓容为何私会这名白袍男子,没想到她竟然有了未婚夫,好像还是某位王府的少主。当他听到天踏峰和天辰军,终于猜出了这名白袍男子的身份。

十三皇子当初是大周皇位最有利的竞争者之一,可惜棋差一招,被藏锋数十年的李乾坤一步步击败,最终败倒在九重阶梯之前。

最后,十三皇子被新任大周天子发配到天踏峰镇守边关。天辰军,便是当初那位十三皇子纵横天下的强大军队,让无数水妖闻风丧胆。

这位白袍公子,自然便是那位十三皇子的至亲血脉。

只是没有想到,那位十三皇子竟然已经含恨而终……这恐怕是这位王府少主返回太安城的原因,他需要做些什么,证明他是十三皇子的儿子,体内流着跟大周天子一样的李氏血脉。

PS:大家端午快乐,第二卷名为风起长安……嗯,看到今天这一章,大家肯定有点茫然,那是因为要起风了。(未完待续。)

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预约挂号
重庆皮肤病医院医生
阜阳白斑病医院那个好
淄博白癫风公立医院
武汉著名男科医院
TA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