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军事

萧长引GL

2019-06-20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此为防-盗-章!如看到这个说明您订阅率不够!正版在晋jj江!  “山姑娘。』杂﹣志﹣虫』”“你要吃馒头吗?”“不吃。”“那是如何?”“你与船大哥已经聊了一早晨了,可有觉得口渴?”洪小山抱着一壶清茶, 说:“船大哥请我喝茶, 这茶虽生涩, 但妙在水是取的立夏前的冷泉,涩茶配冷泉, 生冷香,就很能清火, 戒躁, 润喉咙。”船夫大笑:“哈哈, 你这妹子讲话真有趣, 这就是个普通的叶子茶, 什么冷泉的叫法都是好听, 不就是前几日从村里打上来的井水么。”萧长引听了转过头不再理他俩。其实萧长引是想告诉洪小山:你能不能安静地吃月儿馒头。洪小山说:“船大哥, 咱前边到的是哪座城呀?”“噢, 是涵予镇。”“涵予呀。”“过了涵予,再坐两周的船, 就要到明福州啦。到了明福,一定要去州府西江城,哇呀, 那儿啊,才是真的人间天堂。”洪小山荡着脚,问:“西江城是天堂?若不是比王都龙城还好?”船夫说:“王都我是没去过, 但我知道西江城是真的好, 得嘞, 妹子你去了就知道喽。”萧长引道:“龙城乃华朝王都,是一国的威严象征,而西江城是陵南最繁荣的城市,是商城,两者完全不能放在一起比较,有失国仪。”船夫露怯:“女修说的是,我是莽夫,不懂这些个深的道理,还望女修莫怪。”洪小山说:“大哥你别听她的,她就是说来吓唬你。”萧长引冷淡地看她一眼,洪小山不服气地瞪回去。河过城墙,迎面现出一座横跨河面的三拱大桥廊,船过桥洞,拱门两端一边一头大石狮。洪小山高兴地叫萧长引看:“萧萧看,石狮子。”萧长引与石狮子擦面而过,那狮子眼睛有铜铃大,好似瞪着萧长引,两者互相打一个照面,以示友好。萧长引说:“石像有什么好看的。”洪小山凑近她,满脸狡黠:“它们晚上会坐在你床边,你一睁开眼,狮子就说嗷呜,我要吃掉你。”萧长引坐到另一边打坐养神:“无聊。”洪小山望着桥廊顶的牌匾,问船夫:“大哥,这可是进了涵予镇了?”船夫点头:“是了。”指向不远处运河的拐角,道:“我们就在前面的码头下,二位可先收拾着,一会好上陆。”萧长引坐了一会,睁眼看洪小山,她正忙活着收拾行李。萧长引问:“你的馒头都吃完了?”“啊,吃完了。”萧长引说:“以后你要吃什么零嘴,别找我,自己买。”洪小山背上包裹,转头看她:“自己买就自己买。”船夫把两位姑娘送上岸:“两位走好,到了西江城,定要好好玩耍一番,以后若去了龙城,看看到底是哪里好!”萧长引走在前面,洪小山在她旁边又蹦又跳,笑:“你看,船老大到头来还是没把你的话听进去,管它什么王都国仪,就是要比哪个好,哈哈。”萧长引轻轻叹一口气,加快脚步。洪小山,你能不能把你的嘴,闭上。洪小山讲了几句话,萧长引没理,她就看街上的稀奇去了。没了洪小山的叨叨萧长引清净了许多,一个人从她身边走过,戴着宽大的斗笠。人走过去以后萧长引回头望了一眼,洪小山走上来,拉着她往前走。洪小山小声说:“别怀疑了,你没闻错,刚刚那个人身上是有妖气。”萧长引说:“你不是嫉恶如仇的性子?怎么闻着了妖气,不追过去。”洪小山笑着拍她的胳膊:“女修大人说笑呢,嫉恶如仇的性子是你,怎么是我呢。”萧长引提着剑慢慢走着,说:“妖气很淡,像是接触过妖留下的,不是妖本身的气息。”洪小山说:“是啊,哪个地方还没个妖精?”“嗯......”“诶,萧萧。”萧长引握一握剑,说:“山姑娘,你若觉得连名带姓称呼显得生分,可以叫我长引,但是可不可以——”洪小山拉着她的衣袖说:“你看,那家客栈修得好别致,竟然把花园建在外面,我们去那家住可好?”萧长引应了好,接着把话说完:“但是可不可以不要叫我......”萧长引纠结了一会,最后还是没把那两个字说出口。洪小山怔了一会,说:“是我冒昧了,抱歉。”萧长引说:“走吧,先进客栈。”街上人流熙攘,萧长引总觉得周遭的气息很奇怪,似有若无的妖气始终散不开。洪小山轻声提醒她:“你有没有发现,这个镇子很多人戴大斗笠。”经洪小山一提,萧长引才想起,每每妖气明显之时,总有戴斗笠的人路过。洪小山走进客栈大堂,跟和掌柜说话的女子问好:“姐姐你好,你一定是老板娘吧。”女子笑:“妹子怎么看出来的?”洪小山说:“这里就数姐姐最漂亮,不是老板娘还能是谁呢?”女子说:“妹子嘴真巧。”看见萧长引,问:“两位姑娘一起住店?”萧长引走上前,微微施礼:“你好,我们只住一晚,一间客房就好。”女子点头:“好,这就与你们安排。”老板娘走后,萧长引问掌柜:“请问掌柜,我看城里许多人戴着斗笠,可是雨季已过,这是为何?”掌柜说:“噢,这在涵予不是稀罕事。”探身指向窗外,“这条街往西走,有个盲姑娘。盲姑娘开的糕点铺,有卖一种好吃的点心,叫‘花胶’,清甜可口,吃了还能做美梦,伤心的人最爱买。后来啊,人们发现吃了花胶,额头就会长出树杈一样的角,虽然长了角对身体也没多大影响,但是看着奇怪啊,所以买花胶的人就很少了。但是世上总有许多伤心人,心痛的受不了了,哪还在乎那些角?你二位看到那些戴斗笠的,就是头上长了树杈角的伤心人,他们不愿让人看到头顶的角,才戴的斗笠。”萧长引应声:“原是如此。”老板打开抽屉,取出房牌交与萧长引,招来小二:“来,带两位客官上楼。”洪小山走在楼梯上,说:“长引,我想吃......烧鸡。”萧长引面上没什么情绪,看她:“你在船上怎么说的?”洪小山绞一绞衣带,看其他:“嘁,我这就赚钱给你看看。”萧长引转头上楼,勾下嘴角。看你怎么赚。萧长引补了个小觉,有些饿了,起来点午饭,发现洪小山不在房间。她提起剑下楼,洪小山也不在大堂。萧长引问小二:“小二哥,你有看到跟我一起的姑娘吗?”小二回忆了一下,说:“噢,我方才碰见她出门了,还问她要去哪,她说去找卖花胶的盲姑娘。”萧长引思忖片刻,走出店门:“多谢。”小二弯腰:“客官慢走。”萧长引走出客栈的花园,小二忽然喊住她:“客官!”萧长引回头:“嗯?”小二尴尬地笑,指着左边:“西边儿,这边走。”萧长引噢一声,满脸严肃地掉头。

黄石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绥化哪家治牛皮癣医院好
舟山好的癫痫医院
TAG: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晚上夜尿多怎么治 定制工作服 拉力试验机 东莞工作服定做 万能拉力试验机 湖北建筑资质代办 订做工作服 拉力试验机 订制西服 湖北建筑资质代办 孝感办理建筑资质 十堰代办建筑资质 咸宁建筑资质代办 定做西服 济南试验机厂 贵州定做衬衫 扬州印刷厂家 央视广告代理公司 医院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