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军事

萧长引GL

2019-06-20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此为防-盗-章!如看到这个说明您订阅率不够!正版在晋jj江!  “山姑娘。』杂﹣志﹣虫』”“你要吃馒头吗?”“不吃。”“那是如何?”“你与船大哥已经聊了一早晨了,可有觉得口渴?”洪小山抱着一壶清茶, 说:“船大哥请我喝茶, 这茶虽生涩, 但妙在水是取的立夏前的冷泉,涩茶配冷泉, 生冷香,就很能清火, 戒躁, 润喉咙。”船夫大笑:“哈哈, 你这妹子讲话真有趣, 这就是个普通的叶子茶, 什么冷泉的叫法都是好听, 不就是前几日从村里打上来的井水么。”萧长引听了转过头不再理他俩。其实萧长引是想告诉洪小山:你能不能安静地吃月儿馒头。洪小山说:“船大哥, 咱前边到的是哪座城呀?”“噢, 是涵予镇。”“涵予呀。”“过了涵予,再坐两周的船, 就要到明福州啦。到了明福,一定要去州府西江城,哇呀, 那儿啊,才是真的人间天堂。”洪小山荡着脚,问:“西江城是天堂?若不是比王都龙城还好?”船夫说:“王都我是没去过, 但我知道西江城是真的好, 得嘞, 妹子你去了就知道喽。”萧长引道:“龙城乃华朝王都,是一国的威严象征,而西江城是陵南最繁荣的城市,是商城,两者完全不能放在一起比较,有失国仪。”船夫露怯:“女修说的是,我是莽夫,不懂这些个深的道理,还望女修莫怪。”洪小山说:“大哥你别听她的,她就是说来吓唬你。”萧长引冷淡地看她一眼,洪小山不服气地瞪回去。河过城墙,迎面现出一座横跨河面的三拱大桥廊,船过桥洞,拱门两端一边一头大石狮。洪小山高兴地叫萧长引看:“萧萧看,石狮子。”萧长引与石狮子擦面而过,那狮子眼睛有铜铃大,好似瞪着萧长引,两者互相打一个照面,以示友好。萧长引说:“石像有什么好看的。”洪小山凑近她,满脸狡黠:“它们晚上会坐在你床边,你一睁开眼,狮子就说嗷呜,我要吃掉你。”萧长引坐到另一边打坐养神:“无聊。”洪小山望着桥廊顶的牌匾,问船夫:“大哥,这可是进了涵予镇了?”船夫点头:“是了。”指向不远处运河的拐角,道:“我们就在前面的码头下,二位可先收拾着,一会好上陆。”萧长引坐了一会,睁眼看洪小山,她正忙活着收拾行李。萧长引问:“你的馒头都吃完了?”“啊,吃完了。”萧长引说:“以后你要吃什么零嘴,别找我,自己买。”洪小山背上包裹,转头看她:“自己买就自己买。”船夫把两位姑娘送上岸:“两位走好,到了西江城,定要好好玩耍一番,以后若去了龙城,看看到底是哪里好!”萧长引走在前面,洪小山在她旁边又蹦又跳,笑:“你看,船老大到头来还是没把你的话听进去,管它什么王都国仪,就是要比哪个好,哈哈。”萧长引轻轻叹一口气,加快脚步。洪小山,你能不能把你的嘴,闭上。洪小山讲了几句话,萧长引没理,她就看街上的稀奇去了。没了洪小山的叨叨萧长引清净了许多,一个人从她身边走过,戴着宽大的斗笠。人走过去以后萧长引回头望了一眼,洪小山走上来,拉着她往前走。洪小山小声说:“别怀疑了,你没闻错,刚刚那个人身上是有妖气。”萧长引说:“你不是嫉恶如仇的性子?怎么闻着了妖气,不追过去。”洪小山笑着拍她的胳膊:“女修大人说笑呢,嫉恶如仇的性子是你,怎么是我呢。”萧长引提着剑慢慢走着,说:“妖气很淡,像是接触过妖留下的,不是妖本身的气息。”洪小山说:“是啊,哪个地方还没个妖精?”“嗯......”“诶,萧萧。”萧长引握一握剑,说:“山姑娘,你若觉得连名带姓称呼显得生分,可以叫我长引,但是可不可以——”洪小山拉着她的衣袖说:“你看,那家客栈修得好别致,竟然把花园建在外面,我们去那家住可好?”萧长引应了好,接着把话说完:“但是可不可以不要叫我......”萧长引纠结了一会,最后还是没把那两个字说出口。洪小山怔了一会,说:“是我冒昧了,抱歉。”萧长引说:“走吧,先进客栈。”街上人流熙攘,萧长引总觉得周遭的气息很奇怪,似有若无的妖气始终散不开。洪小山轻声提醒她:“你有没有发现,这个镇子很多人戴大斗笠。”经洪小山一提,萧长引才想起,每每妖气明显之时,总有戴斗笠的人路过。洪小山走进客栈大堂,跟和掌柜说话的女子问好:“姐姐你好,你一定是老板娘吧。”女子笑:“妹子怎么看出来的?”洪小山说:“这里就数姐姐最漂亮,不是老板娘还能是谁呢?”女子说:“妹子嘴真巧。”看见萧长引,问:“两位姑娘一起住店?”萧长引走上前,微微施礼:“你好,我们只住一晚,一间客房就好。”女子点头:“好,这就与你们安排。”老板娘走后,萧长引问掌柜:“请问掌柜,我看城里许多人戴着斗笠,可是雨季已过,这是为何?”掌柜说:“噢,这在涵予不是稀罕事。”探身指向窗外,“这条街往西走,有个盲姑娘。盲姑娘开的糕点铺,有卖一种好吃的点心,叫‘花胶’,清甜可口,吃了还能做美梦,伤心的人最爱买。后来啊,人们发现吃了花胶,额头就会长出树杈一样的角,虽然长了角对身体也没多大影响,但是看着奇怪啊,所以买花胶的人就很少了。但是世上总有许多伤心人,心痛的受不了了,哪还在乎那些角?你二位看到那些戴斗笠的,就是头上长了树杈角的伤心人,他们不愿让人看到头顶的角,才戴的斗笠。”萧长引应声:“原是如此。”老板打开抽屉,取出房牌交与萧长引,招来小二:“来,带两位客官上楼。”洪小山走在楼梯上,说:“长引,我想吃......烧鸡。”萧长引面上没什么情绪,看她:“你在船上怎么说的?”洪小山绞一绞衣带,看其他:“嘁,我这就赚钱给你看看。”萧长引转头上楼,勾下嘴角。看你怎么赚。萧长引补了个小觉,有些饿了,起来点午饭,发现洪小山不在房间。她提起剑下楼,洪小山也不在大堂。萧长引问小二:“小二哥,你有看到跟我一起的姑娘吗?”小二回忆了一下,说:“噢,我方才碰见她出门了,还问她要去哪,她说去找卖花胶的盲姑娘。”萧长引思忖片刻,走出店门:“多谢。”小二弯腰:“客官慢走。”萧长引走出客栈的花园,小二忽然喊住她:“客官!”萧长引回头:“嗯?”小二尴尬地笑,指着左边:“西边儿,这边走。”萧长引噢一声,满脸严肃地掉头。

黄石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绥化哪家治牛皮癣医院好
舟山好的癫痫医院
TAG:
友情链接
晚上夜尿多怎么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