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地球保護神全文瀏覽

2019-05-22 07:10:1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靈山佛祖抬起頭,看見林夏的身軀寸寸拔高,最后高大如天一般,俯瞰一切,托舉眾生宇宙,而不管是,還是天帝,亦或圣光之主就瞬間渺小如塵埃一般。這浩大宇宙,無盡眾生,神魔巫仙妖鬼人,一切種種,原來都不過只是**的傀儡罷了。一切眾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不管怎樣標榜自己的偉大不朽,到頭來,終究不過只是被本身的**所推動著,步步往前罷了。在**面前,神也好,魔也罷,也不過只是與那些朝不保夕,沉淪紅塵,不明生死因果的凡人一樣。夏蟲不可語冰。之前以為本身超脫拔升,徹底闊別了凡人世界的他們,到頭來,在**眼前,也不過只是與那些悲哀的夏蟲一樣,不明白春秋冬。“一見**道成功,**面前,無人不朽,無人永生。”天帝嘆息一聲,看見了自身的**,然后知道,自己終究不可能打敗林夏了,或者說不可能打敗**了。這個世上,也沒有誰可以打敗**,除非愿意將自己變成石頭,徹底成為宇宙規則的一部分,否則的話,沒有人可以打敗**。由于當們試圖保存自己的理智,對抗來自于宇宙規則的腐蝕,妄圖擺脫宇宙本身,凌駕于一切之上的時候,**就已腐蝕了他們。“所以。林夏,你也只是**的一部分罷了。”天帝朗聲開口,做最后的徒勞掙扎,試圖動搖林夏的內心,“林夏,你以為你是繼承了**之主的力量,背負著**之主的意志,卷土重來,但實際上,你不過只是**之主的**化身罷了。**之主沒有隕落,**之主也不可能隕落,只要**存在,便不朽。所以,你根本就沒有繼承來自**之主的力量,你只不過**的**罷了。所以停下吧,當你繼續升華,妄圖踏入末日的時候。迎接你的將會是真正的末日,來自于另一個宇宙里,那個你我曾以為已經殞落的**之主的截殺,真正的**之主將會蘇醒,然后將你打落凡塵,不會允許他人真正分享的力量。”林燃面無表情,對天帝的話,不知可否,只是繼續爬升拔高,自身力量無限升華,在大半個宇宙的強者們由于本身的**,妄想來截殺他的時候,他借助這**無限升華,然后他就窺視到了另一個宇宙。蒼茫荒涼,彷如不毛之地,哪怕其實那個世界有著繁衍到極致的文明,有著一個個末日級的存在橫推星空無敵。但林夏卻知道那個宇宙已死掉了啊。**不存,所有推動著那個宇宙前進的可能,都已被扼殺掉了。失去了**之后,那個宇宙,無盡眾生,都已經沒有了向前的動力,他們只不過是絕望的在一個走不出的圈子里循環著,再也沒有了其他的可能。而在那個宇宙的邊沿處,來自他們這個宇宙的末日們就這么靜靜的看著那個荒涼的宇宙,仿佛感覺到了林夏的窺視,們就轉過頭來,看著林夏,然后微微頜首,也不說什么話,但林夏就瞬間知道,原來,們,不是敵人。在另一個宇宙里,他們戰勝了**,讓**隕落,然后也同樣墮入深淵,永恒的殺死了自己。失去了**之后,一切都沒有了意義,那個宇宙的生靈,就算如何強大堪比日月,但最后也只是與那些無知無覺的日月一般,只不過是那方宇宙運轉的無情石頭一塊。成千上百年,永久的存在于那里,但也只是存在著,沒有了存在的意義。就好像太陽存在著,卻不是為了孕育地球上的生命一樣,那末太陽的存在,其實就失去了所有的意義,只能淪為那些不知名的恒星一樣,成為星空的背景。然后林夏的目光遠眺,看到了更遠的又一個宇宙,在那個宇宙里,**橫流,有眉目相似的他,站在大大的后宮里,身旁鶯鶯燕燕,有仙女,神女,魔女,一切關于美好的女性姿態,都活在那大大的后宮里。可是那里,沒有泡沫。因而那被無數絕色女子圍繞著的眉目類似的他,就這么落寞的坐在自己的王座上,如同一個昏君一般,四處尋找著與泡沫眉目類似的女子,荒淫無道,充實著他的后宮。然后似乎注意到了林夏的目光,另一個他就抬起頭,遙遙的對著林夏舉起了手中的羽觴,在無數絕色女子的擁簇下,喃喃自語,“其實,想跟你換的。”然后無數畫面瞬間褪去。林夏面無表情,從無窮高處落下,眼前失去了所有關于其他宇宙的信息,就這么靜靜的站在原地,思索著。直到泡沫不知道什么時候來到他的身邊,問,“你在想甚么?”林夏就想了想,“我在想,人的**,究竟該如何才能得到滿足?”“我很愛你,想要永生永世與你在一起,覺得只要有你就足夠了,但有些時候,我還是會忍不住想,要是能夠換個女朋友,其實也是挺好的。”林夏很老實的說著。泡沫就笑,伸手拂過他的眉間,“人心不足蛇吞象。偶爾心猿意馬,倒也不算什么。人心本來就是復雜多變的。兩個人在一起久了,偶爾想著換個他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要不然,怎么會說喜歡是放肆,而愛,是克制呢。”“有道理。”林夏笑了笑,然后牽起泡沫的手,“我愛你,所以,我們結婚吧。”“你確定嗎?”泡沫看著林夏,“我覺得,對于你來說,也許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你說的那種情況,我已經在別的宇宙里嘗試過了。”林夏笑起來,“這一次,我想和你結婚。”“求婚,要心誠。”泡沫說著,語氣幽幽,“你想好了,如果我們結婚了,那末以后,你就不能再有其他的心思了。”“不會再有別的心思了。”林夏點頭,認真道。“是嗎?”泡沫就嘆息1聲,看著林夏為她戴上戒指,眼光幽幽,恍如洞穿了這無盡宇宙,“可是,男人,都是大豬蹄子啊。”“林夏,如果這一次,你還是背叛了我。下一次,我會殺了你,我發誓,我一定會殺了你!”……“有人落水了。救命啊。誰能救救我的姐姐。”黃昏,河邊,哭泣的姜珞然,小小的姜珞然,無助的喊著。小小的少年從岸邊走來,毫不猶豫的跳下水中,向著那個掙扎在水面上的小女孩游去,“把手給我,快,我捉住你了。沒事了,沒事了,我這抓住你了……”小小少年的話戛然而止,難以置信的看著面前忽然睜開眼的小女孩,她的眼光如此冷漠,沒有半點猶豫,手中忽然出現了一把菜刀,沒有任何猶豫,一刀捅進了他的胸膛。然后她抱著他,一起沉入水底,低聲輕喃,“男人,都是大豬蹄子。**,是這個世界上,最不可信的東西。”“這一次,為什么,你會醒的比我早?”他嘆著氣,開了口,然后1臉嫌惡,踹飛了女孩,“我已經受夠你了。姜泡沫,這一次,我想試試沒有你的世界。”然后,他頭也不回,拔掉自己胸口的刀,浮起水面,一塵不染,走到河邊,牽起哭泣的姜珞然的手,輕聲道:“別哭,來,我送你回家。”“可是,我姐姐。咦?我好像沒有姐姐。”姜珞然歪著頭想了想,轉悲為喜,笑顏如花。他就笑著揉亂姜珞然的話,轉過頭,看了眼平靜的河面,輕笑一聲,那與**為伍的,終將也被**吞噬。

湖人成功复仇雷霆加时赛湖人五少表现出色姚明终究遇到比他还高的人看表情就知道心里惨败以后华盛顿奇才最后一块防守板倒下霍华

2018年揭阳海绵城市规划城市规划范围目标概况
王峰十问智库群第32期安全链钱科铭区块链
张铁林否认举行活佛坐床仪式 是祈福法会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