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望不穿暧昧的眼

2019-05-16 17:32:4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PC市场疲软小米微软加入竞争宏碁华硕被迫
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网站
高考志愿帮帮团:山东“多轮投档” 搞清楚不难
p://www.hjgga.com/skhikd/111983.html" target="_blank">股票会不会卖不出去HTC不会出售工厂回购

月月穿着一件裁剪合体的浅蓝色套裙,拎着同色的小包,婀娜多姿地走进公司的大门,象往常一样走旁边的楼梯,不喜欢电梯里沉闷不新鲜的空气,害怕电梯启动时那一瞬间的晕眩。精致的白皮鞋踩在地面上,发出响亮的声音。月月喜欢,觉得有一种塌实的感觉,身后传来脚步声,楼梯很少有人走,月月觉得奇怪,回头看了看,一个穿着浅色西装的男人朝她微微地苏大民族传统体育专业学子毕业照拍出武侠风
笑着,心头一震,一个挺有魅力的男人,不认识,可能不是公司的。

四楼到了,月月老远就听见菲儿的笑声,技术部的女孩围成一团,唧唧喳喳,原来要来一名技术总监,据说是一个帅哥,未婚。看来这里又会有小小的地震,不过和月月无关,她微笑着拿着昨天打印好的文件,急匆匆往外走。

走到门口,和一个人撞在一起,文件撒落一地,低下头去捡,对方也低下头,两个人的头又撞在一起。月月后退一步,定神一看对方是刚刚在楼梯上遇见的那个人,旁边站着公司的老总,尴尬接过他递过来的文件,脸涨得通红。

原来他叫林涛,就是新来的头,由老总亲身陪同,看来来头不小,不过技术部都是心高气傲之人,没有两把刷子,别想坐稳位置。

挖塞,好酷。菲儿低低惊呼。

这个丫头是个美人胚子,妩媚的眉眼,性感的嘴唇,身后一群护花使者,看见帅哥眼睛放着绿光,擦拳磨掌,跃跃欲试,城城不干了,他追了菲儿一年多,都没有这样待遇,眼睛狡猾转了转,他拿起昨天讨论的课题走进林涛的办公室,月月起身阻止,担心他刚刚来不能了解情况。

林涛微笑朝月月点点头,接过资料,略一沉思,就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侃侃而谈,怎样参照国外先进经验,结合本公司产品的实际情况,注意哪几点,依照怎样的思路再改进。办公室鸦雀无声,大家暗暗竖起了大拇指,城城讪讪地退了出来。

没有过几天传来的消息让美眉们沮丧,据说林涛有未婚妻,是个倾国倾城的小美人,正在国外读书。城城挤眉弄眼,菲儿眉毛一扬:有未婚妻又怎样,殊不知近水楼台先得月。

月月微笑着看他们笑闹,阳光从玻璃折射进来,空气跳动着欢快的音符。

月月有男朋友,花前月下的浪漫慢慢走向平淡,半年前男朋友被调到总部,去了另一个城市。也许由于现实生活中忙碌奔走,也许因为在这个钢筋水泥混凝土的城市,人已疲惫,少年的浪漫****逐步消散。E_mail和成了联系的纽带,好吗?过得怎样?公式般最原始的问候让月月无奈,迷茫

月月一个人在这座城市,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她把全部的热忱投入到工作中,凡是同事们有什么没有做完,她尽力帮忙,也许只有劳碌,才能让她忘记孤单,不再感受一个人的孤独。

林涛终于忙完手上的事,长长地舒了口气,透过玻璃看见月月在空荡荡的办公室低头忙碌着。这个如百合般清雅的女孩,眉宇间锁着淡淡的忧愁,别看她柔弱,宁静,工作上可是一个好助手,和她在一起加班很惬意,她煮的咖啡味道棒极了,简直没有人能比。

林涛推开门,走到月月身旁:月月,整理东西一起走,饿了吧?去吃点东西。

月月摇了摇头:回家去,随便弄点面条吃。

一个人吃饭没有胃口,就算陪我吧,去哪里随你挑,我请客,早就应当感谢你的咖啡。

那就去夜市,吃特色小吃。月月想了想。

穿过闪烁的霓虹灯,来到热闹非凡的夜市,挑一个僻静的小桌,这里香辣蟹,烧龙虾味道特别鲜,再来两瓶啤酒,别提多爽。月月辣得嘴唇通红,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林涛饶有兴趣地看着,现在的女孩吃饭跟蜻蜓点水一样,生怕破坏苗条的身材,让人看着堵得慌,象月月这样享受美食的真不多见,不知道她保持身材的秘诀是什么。

夜风吹来,林涛能闻到她身上清新的DIOR香水味,很淡很淡,黑锦缎般的长发被风吹拂到脸上,林涛忍不住伸出手替她拂到耳旁,动作自然而又温顺。月月微微一笑,羞涩地低下头,脸艳如桃花。

林涛心头一震,好一个纯净温婉的女子,想起徐志摩的诗句: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日子快乐地向前流淌,林涛和月月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繁忙的工作中彼此一个眼神,会心一笑,体味着只有自己才明白的温暖和快乐。

喧闹的火锅店虽然狭窄,但干净而又整洁,据说这是正宗的四川火锅,底料里的辣椒是由重庆运来的,辣的够味。炎热的夏季,享受着空调带来徐徐的凉风,林涛端起冰镇啤酒,隔着向上翻滚的热气,微笑地看着月月,眼睛里流淌着如水的温顺。

和月月在一起,说不出的轻松和舒服,卸下所有的伪装,天南海北乱侃,常常因为英雄所见略同一顿饭要吃的很晚才意犹未尽地离开。一个爱吃辣的女孩,温柔如水,修长的手指端起酒杯,白皙得透明,林涛心里有些躁动,渴望握在手中,静静地凝视

走出火锅店,林涛兴奋地打开车后备箱:月月,过来,看看这是什么?

呀,是烟火,太棒了,去那里放呢?月月眼睛亮晶晶的,眉眼里全是笑意。

护城河吧,那里宽敞。

昨天中午休息时,月月和菲儿他们聊天时说,喜欢黑夜里绚丽的烟火,恰好被林涛听见,今天特意给月月一个惊喜。

冷清夜色下,河面波光粼粼,一丝月牙调皮地在水中嬉戏,四周静悄悄,只有不知名的小虫躲在草丛里鸣叫,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在黑私下快乐飞舞,远处有几对黑影紧紧地挨在一起,月月有点不自在,脸微微地发烫,据说这是恋人的领地,好在黑暗中林涛低头忙碌着,没有注意她的窘态。

随着轰隆声,烟花一朵朵在黑暗天空璀璨绽放,绚丽壮观,缤纷多彩,月月笑着,跳着,林涛注视她的眼睛,眼眸映照着七彩的灿烂。几分钟后,如昙花一现,天空重新归于黑暗与寂静,象从没有任何奇迹产生。一丝忧愁笼罩着月月,绽放如花,消逝如雨,不由想起高考志愿帮帮团:河南等7省填志愿可借鉴辽宁湖北
席慕容的诗句:欢乐总是乍现就凋落,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

黑暗滋生着暧昧,夜风柔柔地轻轻吹过,两人坐在草地上,很久没有说话,他们的目光交织在一起,似乎在小心地触摸彼此的灵魂。月月飘逸的长发透出一种非常的诱惑,她的唇形很好看,略微有点厚,林涛情不自禁地用指腹轻轻摩挲,眼睛里跳动着火焰,两人沉重的呼吸混合在一起,月月闭上眼睛,心砰砰乱跳,口干舌燥难以呼吸,有一股欲望在升腾,挣扎

林涛手颤抖着,温顺地捧着月月的脸,滚烫,艳如桃花的羞涩让人迷醉,慢慢地贴近月月的脸,略1迟疑,轻轻地吻在月月的额头上,一声似有似无的叹息重重地落在月月心上

林涛回到家里,斜靠在沙发上,点燃一支烟,烟雾从手指间挣扎着上升,在空中袅袅舞蹈,然后悄然四散,消失得不留一丝痕迹。林涛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月月的影子,羞涩的神情,俏皮的笑容,亮晶晶的眼睛,深深的悸动、具有的渴望牢牢地盘踞在他的心上,没有过的体验,与LISA在一起从没有过的感觉,这才是爱情吗?那我和LISA呢?

林涛和LISA是青梅竹马,两家世交,没有过多的铺垫与****,瓜熟蒂落,自然地走到一起,新年的时候LISA就要回国和他举行婚礼。还有其他的选择吗?林涛狠狠地把烟摁熄在烟灰缸里,痛苦地把手插进头发,月月,月月,怎么办?

公司研制成功新产品,举行庆功舞会,规定参加者自带舞伴。月月微笑着低头劳碌着,好象旁边热烈的话题与她无关,不是吗?林涛的舞伴肯定是她,不用约定。这几天,林涛很忙,急匆匆地来来去去,象一阵风。

月月,谁约了你呀?小艾调皮地眨着眼睛。

月月还没有来的及回答,菲菲象只轻盈的蝴蝶从林涛办公室飞过来,兴奋地搂着她们的肩膀:嘻嘻,猜猜林涛的舞伴是谁?

月月头一低,脸微微有点红。

快说呀,别买关子,反正不会是你?小艾白了她一眼。

非也,正是本小姐。菲菲得意地转了一圈,裙摆飞起来,象一朵盛开的花。

笔从月月手里滑落,心柔柔地疼痛,鼻子酸酸的。

喂,菲菲,你不是答应我了吗?。坐在对面的城城敲打着桌子,气恼地说。

上司开口,我怎好拒绝,再说还是个帅哥,嘻嘻,别生气噻,大不了明天请你吃饭。菲菲嬉皮笑脸地说。

诚诚无奈地摇了摇头,期盼地对月月说:月月,做我舞伴好不好?别谢绝我,要不我我可没有戏了。

月月准备说不参加,可转念一想不能让林涛看扁,没有他照样快乐,至于舞伴不管是谁已不重要。月月抬起头,灿烂一笑,轻轻点点头,只是没有人知道她心里的痛楚

夜晚在缭乱的心情中降临,旋转的7彩灯映照着月月精致的眉眼,飘逸的长发高高地挽起,1缕细发似无意中脱落下来,妩媚地垂落在耳后,深深的胛骨划出一道性感的弧线,细腻光滑的脖颈戴着一条水晶项链,在柔和的灯光下,散发着蓝色的光芒,裁剪合体的黑色露背晚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材,高贵典雅。

月月在舞池里轻盈地旋转,与林涛四目相对,透过淡淡的微笑,读懂了眼神里的无奈和痛苦,心象被针扎,疼痛蔓延到每根神经,慌乱中睬住了城城的脚。

月月轻轻地叹息,如花的笑容掩饰着脆弱,一切还没有来得及开始就已经结束。

幼儿发烧怎么办
幼儿发烧怎么办
幼儿发烧怎么办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