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武侠

官场风云257第257章

2020-01-22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官场风云 257.第257章

“你打算站在这里看着我穿衣服吗?”张馨瞟了一眼站在床前的陈兴。

陈兴愣了一下,转身走到一旁,透过窗帘的缝隙看着酒店外面,黑色的夜,带给了陈兴莫名的烦躁,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穿衣声,陈兴并没有转头去看,刚才的梦是真实的,陈兴确认自己是在张馨身上翻云覆雨,模糊的意识中,那如潮水般疯狂涌动的销魂感觉似乎还在脑海中萦绕着,真的只是酒后乱性?陈兴心里面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想起了那瓶红酒,陈兴心里疑虑尽起,他要先弄清楚心里的疑惑。

“好了,不过…”张馨低沉细腻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陈兴转头看去时,面色也是为之一怔,对方今晚穿在身上的那件白色短裙到处是皱褶的痕迹,陈兴想起了梦里面自己似是有在粗鲁的撕扯着梦中那个女子的衣服,再看看张馨此刻所穿,陈兴也明白了过来,衣服是被自己撕拉留下的褶皱,没撕坏,但已经很难看。

“你不是还有一件外套吗,要不先把这件外套披上吧,把外套的扣子系起来,这样里面就看不清了,反正是晚上,也不会有人注意。”陈兴抬手看看时间,皱了下眉头,已经快要10点了,自己必须要抓紧时间,要不然张宁宁待会该打来问怎么还没回家了,现在还赶着去那家川菜馆弄清一些事,陈兴没时间耽搁。

“看来陈司长好像很赶时间?要是陈司长不那么急的话,我可以先让我哥带件衣服来给我换一下。”张馨幽怨的看了陈兴一眼,眼前的男子刚才还在自己身上驰骋,带给了自己从未有过的快乐,但这会却是急着要去查证事实,然后拍拍屁股走人,尽管张馨对陈兴没有任何感情可言,只是想利用对方,但这会仍是有些不爽。

“已经十点了,时间不早,能尽量节省时间就尽量节省时间,我看张小姐你把外套穿上,别人也看不出什么端倪的。”陈兴直接否定了张馨的想法,姑且不说家里还有个老婆等着,就算没有,陈兴也不想再耽搁时间,越早到那家川菜馆去是越好,要不然就算是真有证据,也都被弄没了。

“那好吧。”张馨不太情愿的拿起那件黑色外套穿上。

等张馨穿好衣服,两人就一块走出酒店,陈兴又打了个给孙长胜,孙长胜已经带人在来的路上,陈兴这才安心,坐着张馨的车就一块往川菜馆而去。

“陈司长既然怀疑我们兄妹俩给你下套,需不需要我打个再把我哥叫过来,陈司长有什么话想问就当面对质,省得说我们兄妹俩合起伙来干坏事。”张馨坐在驾驶座上开着车,悠悠的说着,那神情委实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陈兴迟疑了一下,张馨的这番表现再次让陈兴认真凝视了张馨一眼,真要只是自己酒后乱性,那自己现在反而一个劲的怀疑对方,觉得自己是受害者,而对方一个女人在床上被自己那啥了,自己却没去在意对方的感受,那自己现在的表现的确很操蛋,因为张馨受到的伤害更大,只是现在陈兴无疑还是不肯轻易的去相信张馨的话,张馨表现得如此笃定,也一副很配合的姿态要配合自己,这其实反倒是不像一个被人意外强间的人该有的表现,正经是张馨的表现太完美了,陈兴心里才愈发的怀疑。

“暂时不用了,有需要我会让警察去找他。”陈兴盯着张馨,故意说出这句话来。

“那也好,反正陈司长您是当官的,有权有势,我们这种小老百姓还不是任你们拿捏,警察都让你随叫随到,我们又敢多做什么。”张馨心里一颤,警察两字让她很是敏感,脸上极力表现得平静,张馨心里庆幸自己的演技还算过关。

“只要是我理亏在先,我从来不会仗势欺人。”陈兴平静的说了一句,淡淡道,“我也是从一个普通老百姓家庭走出来的,我也理解弱势群体的无助。”

酒店离川菜馆不是很远,陈兴跟张馨到的时候,孙长胜已经带人到了,毕竟陈兴在酒店房间里耽搁了不少时间,孙长胜朝陈兴走了过来,一脸疑惑,“陈司长,什么事?”

“又麻烦孙局长了。”陈兴略带歉意的说着。

“陈司长您这就跟我老孙见外了,我说过了,陈司长有什么事尽管找我,只要我能做到的,那绝对是义不容辞。”孙长胜笑哈哈的说着,朝自己带过来的几个人努了努嘴,“陈司长您这么晚急着叫我过来,我估摸着可能是什么私事,所以都让他们穿了便衣。”

“嗯?”陈兴转头看了看,随即点了点头,穿着警服在这川菜馆里查来查去的确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孙长胜虽然不知道自己叫他过来是干什么,但对方显然是经验丰富的老手,知道未雨绸缪,以防万一。

“走吧,先进去。”陈兴跟孙长胜示意了一下,又瞥了身旁的张馨一眼,由始至终,张馨都表现得很正常,没有一丝异样,哪怕是陈兴想故意从对方脸上找出点可疑的神色都找不出来,这不禁让陈兴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难道真的是他酒后乱性了?

几人往川菜馆里走着,陈兴跟孙长胜具体交代着,无疑是要找出他刚才在包厢里喝剩下的那瓶酒还有他的酒杯,陈兴是让孙长胜带回去查一下,看酒是否有问题。而张馨,一直静静的站在身旁,也没说什么话,虽说心里有些潜意识的害怕心理,这是做了亏心事后面对警察的正常心态,但张馨依然掩饰的很好,那包厢里的酒杯和酒瓶就算是没被服务员收拾掉,也都被她处理干净了,她也不怕警方的人能查出问题来。

孙长胜听了陈兴的交代,点头表示没问题,扫了扫陈兴身旁的张馨一眼,孙长胜认得是昨晚跟陈兴偶遇的那个女人,听昨晚两人交谈的话,对方好像还是个演员来着,而今晚,两人一同出现,陈兴又要求他查这种事,孙长胜看向张馨的目光就有些古怪了。

陈兴坐在一个包厢里等着,孙长胜交代了带过来的几个警员去找饭馆的工作人员去查,随后走进包厢里来,在陈兴身旁坐着,孙长胜对可能的结果并不是很乐观,道,“陈司长,从你们离开后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了,你喝过那杯子可能都被饭馆的人拿去洗过又重新摆上了另外一桌客人的餐桌上了,不说能不能找到的问题,哪怕是找到了,那杯子被洗过,也没法化验出什么。”

“我记得那瓶开过的红酒是没喝完的,应该还剩下大半瓶来着,这些饭馆的人不见得就会倒掉,看能不能找到那瓶酒。”陈兴眉头拧的更紧,孙长胜说的是事实,都过去两个小时了,杯子啥的早都被服务员收拾干净了,找出来的可能性基本上不可能存在。

“也只能这样试试了。”孙长胜点了下头,有些饭馆不会将客人喝剩下的酒倒掉,而是会统一收起来,将有剩酒的又重新勾兑到一瓶里,再拿出来当一瓶完整的卖,当然,这是无良的饭店才会这样做,孙长胜是不知道陈兴能否碰上这样的好运气,这会也没再说什么。

陈兴虽然没有明说是什么事,但从陈兴要查酒瓶酒杯的事,再看看旁边的张馨,孙长胜自个其实能猜到点什么,只是这种事不适合摆到明面上来讲,自个心里有数也就是了,孙长胜也没敢嚷嚷,倒是陈兴才刚娶了张家的掌上明珠,这就落入桃色陷阱了,要是被张家那位掌上明珠知道,不知道会是怎么个结果,孙长胜这会是直接当成啥也不知了。

等了有十几分钟,就有一个警员进来向孙长胜汇报,结果无疑是让陈兴失望,8点左右那个时间段,客人用餐过的杯子早都让工作人员拿去洗过了,至于那瓶喝剩下的红酒,想找出来也没那么容易,饭馆里并没有将客人喝剩下的酒瓶扔掉,而是集中放在杂物室里,问题是那么多酒瓶,怎么辨别哪个是陈兴喝过的那瓶酒?

“孙局,要不将那些酒瓶全都拿回去化验一下?”陈兴说了一个自己也觉得是馊主意的建议。

“陈司长,那样工作量不是一般的大…”孙长胜忍不住苦笑,分局的警力资源紧张就不说了,就算是浪费也不能是这么个奢侈的浪费法呀。

“大概有多少酒瓶?”陈兴看向了那个警员。

“估摸着有上百个。”那名警员回答着陈兴,心里头也是直犯嘀咕,这些个领导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他不清楚陈兴跟孙长胜这位大局长是啥关系,但陈兴也真敢说,竟然说全拿回去化验…

“这饭馆的生意还不是一般的好。”陈兴皱了下眉头,很是无奈。

“这家饭店做的川菜还是很地道的,口碑很不错,生意一向不错。”孙长胜点头回应着陈兴的话,他一时也提不出啥好的建议,这事不好整,不动声色的看了那张馨一眼,孙长胜心说要么干脆直接将人抓回去问一下就完事了,公安局有的是手段让人老实交代,不过一想对方是演员,孙长胜也忍不住撮一下牙花子,这公众人物就是让人蛋疼。

很快的,对陈兴来说算得上一个好消息的总算传了过来,收拾陈兴那个包厢的服务员大概记得那喝剩下的酒瓶放在哪个位置,但不知道具体是哪一瓶,只能指出个范围,但这范围一划,一下就给警方大大的减少了工作量了,只剩下十几个瓶子。

“孙局,这剩下十几个瓶子,要拿回去化验应该能没啥大问题吧?”陈兴再次转头问孙长胜,他也知道刚才的建议的很操蛋。

“十几个还好,省很多事。”孙长胜笑着点了点头,他又怎么敢说有问题,就算是刚才陈兴真要求把那一百多个瓶子拿回去化验,孙长胜除了苦笑也只能答应下来,好在现在这总算是个好消息。

“陈司长,那是不是没我什么事了?没事的话,我要走了。”一直没说话的张馨这时候才吭声,听到陈兴要让警方拿酒瓶回去化验,张馨脸色也没有任何变化,镇静,淡然,这是陈兴从张馨脸上所观察到的,以至于陈兴原本还颇有信心觉得自己从一些蛛丝马迹所推理出来的应该没错,现在愣是忍不住要质疑自己的想法。

“张小姐有事可以先走。”陈兴这会也没再强求张馨留下。

“那好,我就先走了,陈司长,咱们改天再出来坐坐,好好聊聊。”张馨深深望了陈兴一眼,这话说出来,两人都是心知肚明。

陈兴淡然的点了下头,转头看向别处,今晚这事很是匪夷所思,陈兴很有骂娘的冲动,不错,他又拱了一颗水灵灵的娇滴滴的算是质地上乘的大白菜,但这并不是陈兴想要的,总感觉有被算计的冲动,眼下没有任何证据,陈兴只能将一些话埋在肚里。

张馨一走,陈兴也打算回家去了,来饭馆这一番折腾,又是半个多小时过去,快11点了,陈兴也急着要赶回去。

“孙局长,如果有什么结果,请你第一时间通知我。”陈兴对孙长胜说道。

“会的,晚上我让人加班一下,化验结果明天应该能出来。”孙长胜点着头,看了看陈兴,孙长胜思虑了一下,谨慎的措辞道,“陈司长,有些不好办的事情其实可以采用非常规的手段,跟一些不规矩的人守规矩,那是自找苦吃。”

孙长胜的话说得陈兴一愣,盯着孙长胜看了一眼,陈兴并非不明白对方的意思,点了点头,陈兴表示明白,但也没有多说啥,这件事还是等结果出来了再说,开口道,“这事我心里有数,谢谢孙局长的提醒了,今晚这么晚还麻烦孙局长亲自过来,我这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孙局长帮的忙,我心里都记着。”陈兴认真的说着。

“陈司长您还是跟我见外了,您老是这么客气的话,那我老孙这心里不痛快。”孙长胜装着颇为不高兴的说着。

“那好,以后我就不跟孙局客套了。”陈兴笑了笑,“好了,这时间也不早了,我得赶紧回去了,明天我等孙局的。”

和孙长胜告别,陈兴赶紧坐车回家,今晚都11点了还没回去,这张宁宁也没打给他,陈兴这心里倒是感觉怪怪的,一到家,陈兴开门进去时就是先朝客厅看了一眼,张宁宁还没睡,穿着一条粉红色的睡衣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宁宁,怎么没给我打,你就不怕你老公我被人拐跑了。”陈兴关好门,一边换着拖鞋一边开玩笑着。

“你要是被人拐跑了,那我立马就双手鼓掌,正好晚上不会有色鬼来骚扰我。”张宁宁掩嘴轻笑着,这才解释了一句,“我也不知道你在外面是不是有很重要的应酬,怕打给你反而影响你了,干脆不打了。”

“想不到我这宝贝老婆还这么通情达理。”陈兴笑着走向沙发,一屁股坐在张宁宁身边,伸手将张宁宁抱了过来,“看来我能娶到这样的老婆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哼哼,你这才知道呀,知道我坐着看电视等你多久了吗?从九点一直坐,坐到现在都11点半了,说,你要怎么赔我。”张宁宁娇笑着躺在陈兴的怀里,小手指在陈兴胸前的衣服画着圈圈,鼻子吸了吸,“你身上有酒味,臭死了。”

“嘿,敢说你老公臭,看我怎么惩罚你。”陈兴坏笑道,心里头满是愧疚,妻子在家里九点就开始等自己回来了,自己那会在干嘛?自己正趴在另外一个女人身体上。

“老实点”张宁宁笑着轻拍了一下陈兴那双作怪的手,在两人的私密空间里,这种亲密举动已经能够让她习以为常的接受,甚至有点享受,这是彼此相爱之人间,灵与欲的交融。

“啧,有这么漂亮的老婆坐在身旁,我怎么能老实得下来。”陈兴笑眯眯的说着。

“坏死了,这还是在沙发上呢。”张宁宁这会有点不太适应了,嗔怪道,“好了,你先去洗澡,你身上的酒味真是臭死了,对了,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等下,我闻闻。”张宁宁说着话,嗅了嗅鼻子,在陈兴身上闻着什么,“对了,好像是一股香水味呀。”

“香水味?”陈兴差点没一屁股从沙发上弹起来,脑门上的神经都绷紧了,自己怎么就见色忘我了,跟张馨在床上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一起来都没来得及去冲个澡,将身上的味道都冲掉,就光顾着怀疑张馨兄妹俩挖坑给他跳了,然后又是急着去川菜馆求证,这又急匆匆的赶回来,都忘了身上可能会残留着张馨的味道。

“宁宁,瞧你这鼻子都不灵了,我身上就是酒味啦,瞧你连这个都能闻成香水味。”陈兴瞬间就有流冷汗的冲动,赶紧站了起来,“宁宁,那我先去洗澡了。”

陈兴说完,几乎是落荒而逃。

躺在舒服的浴缸里,感受着温热的水浸润着自己的皮肤,陈兴整个人也格外精神了起来,身上的味道经过水这么一泡,显然不会再存在,陈兴自己闻了闻,除了沐浴露的清香再也没有别的气味,心里终于放下一块石头。

把玩着浴缸里的泡沫,陈兴并没有急着出去,脑子里还在琢磨着晚上的事,心里莫名堵得慌,这是他第几次遇到这种事了?

是第二次了,陈兴还清楚的记得第一次是跟刑天德去喝酒,结果也是被他灌醉,等他醒来时,自己已经和陪酒的女大学生邓莹躺在床上了,醒来睁开的第一眼,是警察拿着相机在拍自己,当时自己还赤着身子,身上只盖了一条浴巾来着,而那邓莹同样是裹着一条浴巾,只不过是对方已经在床下,而自己却是在沉睡的状态中被警察用冷水给泼醒罢了,按邓莹当时的口供,是跟自己在酒后发生了关系,至于是否真的发生了关系,陈兴一无所知,没有任何感觉,其实两人到底有没有身体接触,这个问题现在都还有待考证,只不过邢天德已经入狱了,自己去求证这些问题已经没有意义罢了。

不过那一次是邢天德有意算计自己,因为他有算计自己的理由,担心自己会威胁到他的位置,周明方已经流露出了换秘书的想法,邢天德知道自己是他最大的威胁对手,想要往自己身上泼脏水,才会设计这么一出桃色陷阱,没想到,今天自己又遭遇到了如出一辙的戏码。

若不是酒后乱性,是张馨兄妹俩有意算计自己,他们兄妹两人算计自己的理由是什么?陈兴如今的思维始终是按照自己是被设计陷害来推理的,但在这个前提下,陈兴要弄清楚这两兄妹干嘛要挖坑给自己跳,而且还是用身体作为代价,陈兴这次倒是有些琢磨不透了,自己这两兄妹才第二次见面,昨晚那更是纯属偶遇,今天对方约自己吃饭说要感谢自己,这隔了一天,就想好了要算计自己了?

天底下之事,无不是为了一个利字,但陈兴这次还真是打破头都想不出这张馨兄妹俩挖个桃色陷阱给自己跳有啥好处了,自己这跟娱乐圈那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他们设计自己得不到啥好处啊,这是陈兴纳闷的地方,你要说用身体作为代价去跟那些大导演或者影视公司的大老板交易,陈兴还觉得很正常,怎么搭自己身上来了?

“真他妈的竟是一些狗屁倒灶的事。”陈兴越想越是堵得慌,在体制里混碗饭吃就这么不容易?没背景时头疼不能往上爬,有背景了,能往上爬了,这又到处都是陷阱等着自己跳,自己不去招惹是非,那些是是非非却主动送上门来了,躲都躲不了。

“老子这还只是个副司长呢,这要是当了市长、市委书记啥的还得了,到时候各种各样的明枪暗箭还不得来的更加凶猛?”陈兴觉得很悲哀,当个官不容易,想当个好官又是何其艰难,自己都不想主动去招惹一些是非,但是非赶着倒贴上来。

门外传来的声音打断了陈兴的思绪,那应该是张宁宁在开衣柜的门,陈兴甩了甩头,将那些杂七杂八的思绪甩到一边去,甭管今晚真的是酒后乱性还是被人挖了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己怕什么。

擦了擦身子,陈兴裹了条浴巾就走出去,张宁宁正在衣柜里拿着衣服,陈兴一看,才知道对方是在拿明天给自己穿的衣服。

眼前这一幕让陈兴一个大老爷们很是不争气的眼眶湿润,有妻如此,夫复何求!轻轻走到张宁宁身后,陈兴抱住了对方,“宁宁,你真好。”

“你现在才发现呀。”张宁宁没发现丈夫今晚的情绪有点异样,眯着眼睛笑着。

“嗯,我知道我的宝贝老婆是世上最好的老婆。”陈兴动情的说着,轻吻着张宁宁的脖颈,慢慢的,两张嘴合到了一起。

今晚的陈兴,内心深处有着一份无法言语的压抑和情感。

“宁宁,咱们现在就要个孩子吧?”陈兴突然道。

“现在就要孩子?”张宁宁愣了一下,抬头望着陈兴,陈兴这话不可谓不突然。

“嗯,现在就要个孩子。”陈兴肯定的说着,他的心里总有着莫名的不踏实感。

清华大学医院预约挂号
汕头华美医院具体地址
安徽好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芜湖妇科医院哪家好
泉州最好的牛皮癬医院
TA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