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武侠

哀哀慈母疼子之苦

2019-05-17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把这些东西都摔了吧,屋里乱七八糟的,我们一起来把这个屋子好好收拾一下。”姐姐提议。

“莫动我的,你们莫把这些东西给我摔了,千万莫动我那些东西,不需要你们整(整理)”。母亲听到姐姐的提议,蹒跚着脚很快从厨房走来,弓着背横在门中间,生怕我们到屋里去。

“找不到你那个老人家那么固执,屋里东西都发霉了,你还不准收拾,找不到你是纳闷(怎么)想的。”姐姐抱怨母亲。

“你莫管,我那些东西都是好好的,你别挠(动)我的。”母亲固执地说,说完走进那个房间,“咚“地把门关上了。

这是姐姐和母亲之间的争吵,这种争吵已经有很多次了。这次是侄子要订婚,哥哥让我们回家把屋子好好收拾一下,于是嫂子,姐姐,姐夫,都开始动手,把每间屋子打扫好,每个角落都收拾干净,当其他屋子都收拾好的时候,姐姐提议说把四哥那个房间也收拾一下,可以做一个好卧室,也可以放一台麻将机,客人来了玩起来方便,不用上楼,再说空着也是空着。其实我们都觉得姐姐的建议很好,因为四哥已经离开我们五年了,里面的家具,被子,床,都发霉了,甚至整个房间有点阴森森的,恰好这个房间又在正中间,从厨房到客厅都要经过那间屋子,侄子们又有点害怕,甚至夜里望都不敢望。只有母亲,经常去里面,擦擦灰,扫扫地,翻翻衣服。每逢过年,我们都建议收拾一下这个房间,把该扔的扔了,该整理的整理了,免得母亲睹物思人,可每次,只要我们提到这个的时候,母亲就会像今天一样的和我们争吵。当然,最后都是因为母亲的坚持,毫不退让,我们妥协了。

可此刻,再次看到这种局面,听到母亲愤怒颤抖的声音,我的心落泪了,忽然想起了前几天在《读者》上看到的一篇文章《枉死者和英雄》,讲的是在阿富汗战争中,一个美国士兵和一个德国士兵在战场上牺牲了,他们的父母对此事的感受和态度。其中有个十九岁的德国小士兵牺牲后,她的母亲把他的房间完好的保持,少年时玩的毛绒玩具、储存罐、水杯、牙刷、墙上的乐队和汽车海报……都一一保留着,他母亲说即便是儿子走了,但看到那些东西,就觉得他在身边,于是这位母亲每天都要到儿子的房间坐坐,注视着儿子的房间的东西,一瓶小沐浴露,一个战盔……总觉得儿子还在军队,从未离开过。

原来我母亲也一样,不希望我们去动四哥的房间,不想我们把四哥房间的一衣一物扔了,是因为她也在深深的想念儿子,思念儿子。我不敢想象有多少个夜晚母亲在哥哥的房间里静坐;有多少次母亲待在四哥的房间里和他说着我们都不能理解她的话语;也不知道母亲看着四哥的这件衣服,那双鞋子,这盏台灯,是笑了,还是哭了,或者是先笑后哭;我更不敢想象当我们说要收拾四哥的房子,扔掉那些东西的时候,她的心有多痛,是如刀割?还是如铅钻?母亲啊,你的一颗心承受了太多太多,可为什么你还能坚强的笑着知人待客,还能跛着脚弓着背为我们做可口的饭菜,为什么还要托人给我的女儿买土鸡蛋送来,为什么你总是不想想自己,你的儿女太多了,子孙太多了,你的心怎么可以分成很多瓣,疼了这个,暖了那个,而你自己了,谁又能安抚你的沧桑。

想到这些,一颗泪滑落在我脸庞,我忽然冲着姐姐大声喊:“姐姐,妈妈不想收拾就别收拾吧,房子那么宽,哪间房子不能用啊,妈妈不想收拾就不收拾吧。”姐姐诧异地望着我,她没预料到这次我怎么站在了母亲这边,因为我一向也是主张收拾屋子的,母亲也用惊异的目光看着我,没想到这几年来,无助的她终于有了我这个小女儿替她说话,我分明从母亲浑浊的眼神中看到一些亮闪闪的东西。哦,那可能不是泪吧!因为母亲的泪已经流干了;抑或那就是泪,当她再一次保住自己”孩子“的时候,应该是一种高兴的泪吧。而我,却忍不住哭泣了,一个孩子的失去,对一个母亲是多大的打击,这是我没有做母亲之前体会不到的,如今,当我真正做了母亲,面对着自己的孩子,我去学校上班,半天见不到她,心里总是牵挂,总有太多的担心。而母亲呢,一股脑儿失去了两个孩子,她的心恐怕都痛的没知觉了吧,怪不得下午坐在门口,小蚊子爬了她一腿,一脸,她都没有去拍一下,打一只,因为她的身,她的心都痛麻了,区区几个蚊子叮咬又算得了什么。

于是,我轻轻推开门,走进四哥的房间,母亲正弓着背用卫生纸擦哥哥生前坐过的椅子,看到我进来,她很惊喜。我说:“妈妈,我来擦吧!我去弄一桶水来把这个屋子各处好好擦洗一下,把地彻底拖一下,好吗?”“那倒好哦,我早就想把被子拿出去晒晒,柜子门敞一下,地拖一下了,可是,我脚不方便,楼也上不去,水也提不起,老了,真的不中用了。”母亲笑着对我说。“妈妈,别怕,还有我啊!”说着,我就弄了一桶水,拿着抹布,细心的擦洗桌子、凳子、电视机,床头柜……母亲似乎很开心,不停的给我说这个东西是四哥最喜欢的,那件物品四哥用旧了也舍不得扔掉。看来,哥哥走了这么久,他的那些喜欢和不喜欢母亲依然记得清清楚楚,这该是一种多么痛又多么幸福的回忆啊!屋子很快被我收拾好了,床整齐了,桌子干净了,那些曾经发霉的东西都鲜活了,落日的余晖铺洒在屋子里,斜照在母亲苍老的脸上,那些皱纹被晕染开来,笑融在了夕阳中。

“短的是生命,长的是磨难”,哥哥年轻的生命走了,留下的却是母亲半生的伤痛和磨难。轻轻的关上那道门,紧握母亲的手,告诉她以后我每次回来,都会帮她把四哥的房间打扫干净,陪她坐坐,让她不再有争吵,不再是孤单。

或许,人老了,总有他们自己的一些想法和做法,可能我们做儿女的不能理解和接受,但我想,他们的坚持和固执肯定有他们的原因,有他们内心中不愿给儿女们说出的隐忍,因此,我们做儿女的要多站在他们的角度看问题,多体谅他们,关心他们,不让他们劳累的心再添负累,晚年过得更幸福一点儿,就好!

内蒙古牛皮癣医院前十名治疗继发性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湛江那家医院治疗寻常型牛皮癣好?
TAG: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小孩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定制工作服 拉力试验机 东莞工作服定做 万能拉力试验机 湖北建筑资质代办 订做工作服 拉力试验机 订制西服 湖北建筑资质代办 孝感办理建筑资质 十堰代办建筑资质 咸宁建筑资质代办 定做西服 济南试验机厂 贵州定做衬衫 扬州印刷厂家 央视广告代理公司 医院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