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灵异

废柴培训师

2019-06-20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又是两个时辰过去了,方刚还是停滞不前,只见他额头已是涔涔冒汗,脸色也开始变得苍白起来,嘴唇泛起一抹潮红,不停地在抖动着,看样子似乎支撑不了多久了。﹢杂∪志∪虫﹢堡主方敏达唉声一叹,估计方刚突破无望了,表情变得沮丧起来,所有的希望似乎崩塌。方敏达帮不了方刚什么,方刚失败注定了他们这一脉日后在家族中的沉沦。方敏达内心很不甘,但也只能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四爷方敏胜沉默不语,他冷冷地看着方刚,他同样也帮不了方刚什么。方敏胜看了看李莫,希望李莫能够给方刚一些帮助,虽然这只是一种幻想,以李莫的修为又能做什么呢?李莫也知道方刚快要支撑不住了,之前他一直在思考是不是可以帮助到方刚,他想了很多种办法都觉得不可行。看着脸色惨白的方刚,看着一脸颓废的方敏达,还有沉默不语的方敏胜,李莫再次陷入了沉思。“对了,不是还有它吗?”李莫突然灵光一现,不由地微微一笑。李莫径直走到方刚身后,然后盘膝坐下,立刻唤出那幅山水图,双掌推出,一股浓郁的玄气顺着掌心输入方刚的体内。刹那间,强烈的玄气如排山倒海,方刚神色为之一振,将一股股玄气引向丹田,玄气如潮,带着雄浑的力量,只听见咔嚓一声,在方刚的脑海悠长回荡,顿时,方刚大脑一片清明,仿佛置身于一个玄妙的境地。方刚呵出一口白气,全身的力量瞬间增长无数倍,他猛地睁开双眼,闪出一道精光,这一刻,方刚终于突破了,迈入了入玄境。“突破了!”堡主方敏达喜极而泣,这一辈子他从来没这么开心过。“真的……突破了!”四爷方敏胜激动地站了起来,感觉这一幕是多么的不真实。方刚泛起舒心的笑意,他看着自己的父亲眼角闪动着泪光,他在告诉父亲,他成功了,真的成功了!方敏达重重地点头,没有任何的语言却胜似千言万语。李莫真实地感受到了方刚突破的那一瞬间的情景,一道顿悟陡然而生,,他仿佛在充满迷雾的江面上找到了彼岸的方向,似有一盏灯若隐若现在指引着他。“李先生这是……”四爷方敏胜看着李莫惊讶道。“李先生好像也要突破了。”堡主方敏达激动道。“阿爹,真是双喜临门啊!先生也要突破了,我等快些为先生护法!”方刚大喜。堡主方敏达、四爷方敏胜同时点头,三人围在李莫周围盘膝而坐。李莫完全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那一盏灯若隐若,微光忽闪,在李莫的脑海中却是无比夺目,那光芒带着一股炙热顷刻间充斥,李莫的体内热浪翻滚,脑海顿时传来梵音阵阵。彼岸就在眼前,却又似乎隔着好几道屏障,到达彼岸势必突破屏障。李莫轻喝一声,一拳砸向屏障,屏障破碎,一道强大的气息袭卷而来,李莫的脑海中一阵轰鸣,玄气如一道激流涌向丹田,丹田如干涸的湖泊贪婪地吸吮着,直到湖泊被填满的那一刻,李莫只觉一阵舒心爽快,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感。“先生突破了!”方刚兴奋地拳头一扬。方敏达和方敏胜不停地点头含笑,对李莫抱拳道:“恭喜李先生迈入真玄境!”李莫也是婉尔一笑,调息一番后,缓缓起身,看着方刚欣慰道:“方刚,功夫不负有心人,你终于突破了,真是可喜可贺,我们的付出总算没白费!”方刚感动不已,对着李莫长辑:“先生大恩,学生没齿难忘,先生,您辛苦了!”“哈哈哈哈,李先生,刚儿今日之成就,全是李先生鼎力相助,大恩不言谢,请你受我一拜!”堡主方敏达对着李莫抱拳一拜。“是啊,今日真是我方家堡的大喜事呀,刚儿突破了,李先生也突破了。自从大哥受伤起,我就没开心过,今日一定要大摆筵席,好好庆祝一番,我等要好好犒劳李先生,今日定要一醉方休!”四爷方敏胜欣喜道。方敏达长声一叹:“刚儿终于突破了,我再无遗憾,唯一夙求就是希望刚儿的修为能达到我现在的高度!唉,只可惜我时日不多了,刚儿能不能顺利继承堡主之位,恐怕还是一个未知数。四弟,我若不在了,刚儿就要拜托给你了。我最不放心的就是老二方敏成,他随时可能会威胁到刚儿的性命,四弟,你一定要权衡好,堡主之位保不住不打紧,一定要保护好刚儿。”方敏胜愤恨道:“方敏胜不是答应过,只要刚儿突破了,就可以继承堡主之位的,他还想出尔反尔不成,莫说我不答应,族中上下也不会答应的!”“不要忘了,方敏成还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刚儿的修为必须达到入玄境五层。没有三五年刚儿是达不到那种高度的,我若还能活个三五年,自然能保刚儿顺利坐上堡主之位,可是我现在的状况还能撑到那个时候去吗?”方敏达黯然道。“大哥,刚儿已然突破,就有了成长的空间,我相信族中上下一定支持刚儿的,我和七弟自然也会力保刚儿的。大哥,堡主之位空置几年又如何?待刚儿修为达到入玄境五层,再让刚儿继任堡主,有何不可?”四爷方敏胜安慰道。“四弟,你说得轻巧,事情若是你得这么简单,我方家堡早就一条心了。方敏成图谋堡主之位已久,岂会拱手相让,他岂会让堡主之位空置几年?”方敏达沉声道。“那就与方敏成拼了,大不了方家堡一分为二!”方敏胜咬牙道。“胡闹!我方家堡岂能一分为二?岂不正中了其它势力的下怀?”方敏达对方敏胜喝骂道。方敏胜当下无语,仍是一脸忿恨与担忧。李莫看了看方敏达和方敏胜,问道:“堡主受得是什么伤?难道无药可治?堡主不妨说说,或许在下能想想些办法治好堡主的暗疾。”“什么?”方敏达、方敏胜和方刚同时眼睛一亮,将目光投向李莫。

贵阳治癫痫病最好的专科医院
南宁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宜春治疗牛皮癣的专科医院
TAG:
友情链接
小便发黄好治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