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女生

恐怖故事

2019-06-20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你打算呆到什么时候。﹢杂∪志∪虫﹢”关上门,屋子里一片黑暗,然后就是噔的一声,男子拉起电灯的开关,昏黄的灯光照亮屋内。前面的一张床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被子里包裹着一个人,从被子里传出有些闷沉的声音,“哦,你这么快就想赶我了,难得我想起你,来你这还没两天,这做哥哥的这样可是太冷血了吧。”男子哼了声,重重坐在椅子上,色厉内荏的朝床喝道:“你究竟想干什么?我这没有你想要的东西。”被子里的人哦了声,语气中带着笑意,“大哥,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其实我这次来不是为了姐姐,几天前我遇到了个有趣的孩子,本想招待她一下,没想让她跑了。”“你够了吧!”男子在也忍不住,怒吼道:“你想做什么与我无关,但是别把我也卷进来,现在马上给我滚出我家。”“呦呦呦。”被子里在次传出来那慵懒的声音,“大哥,我们兄弟一场,你也太绝情了吧!记得小时候你可是很照顾我的,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我知道,爸爸妈妈他们都不爱我,只有你,只有你一直把我当是弟弟,所以哥哥,请不要发火,你也不用担心,我不会在你住的地方给你惹麻烦的,我只是在找那个孩子而已,我向你保证等找到了她我就离开,绝不食言。”听到这话,男子似乎明显稳定下了情绪,压下怒火,他哼了声,转身就要走,被子里忽的又传出那个声音,“对了,姐姐怎么样了,她现在过得好吗?”“小绿的事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这辈子你都别想找到她。”男子微微侧过头,依旧十分愤怒。被子里传出一阵“咯咯咯咯……”的怪笑声,就听这声音的主人似乎尖着嗓子笑着说:“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大哥,你可要让姐姐藏好了,不然要是被我找到了……哼哼!”之后是高亢的尖啸,怪笑声。男子的额头滴下一行汗珠,面色有些难看,他低声骂了句,“你这怪物!”拉开木门,重重关上,急匆匆离开了此地。男子名叫又成一,今天他很苦恼与恐惧,没错,他的苦恼与恐惧都来源于屋子里躺在自己床上的那个怪物,那个是他至亲的亲人,他的亲生弟弟,每每想起这件事就令他心中惊恐,手脚冰寒,恐惧爬满了他的全身,他的弟弟……不,他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这个怪物到底是什么,他没有名字,没有身份,他的出生本就是个错,一些可怕的回忆开始在他脑海中复苏。小时候,又成一清楚的记得父母是怎么对待他这个弟弟的,那个时候,又成一就能感觉得到父母对他的恐惧与厌恶,从他记事起这个弟弟就被他们锁在屋子里,有时候他很不能理解,为什么父母会这样,他心疼自己的弟弟,于是经常给他自己的零食和一些玩具,弟弟很开心,每次只要看见自己都会笑,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身上总会莫名其妙的出现一些伤痕,又成一感觉很奇怪与困惑,有一次他帮弟弟擦药的时候他问了他,而他的回答令他觉得更加疑惑。“弟弟,你身上这些伤是怎么回事?是谁打你吗?”他咧嘴笑了,“没人打我,而且这些也不是伤,这些是爱,世界对我的爱,我也会好好爱这个世界的。”我完全不能理解弟弟的话,或许那个时候在我眼里弟弟的话是属于疯癫的语言吧,毕竟他跟我们都不同,刚开始我怜悯他,因为他整日被锁在屋子里,他没有爸爸妈妈的爱,就连妹妹也一样,小绿很调皮,她喜欢跟他玩,她总是拿着鞭子与他玩放牛的游戏,这个游戏是小绿最喜欢玩的,每次看着他们这样玩耍,我也替弟弟高兴,因为他会有短暂的玩伴,有时候小绿会不小心踢到弟弟的饭碗,这个时候就要需要我站出来,弟弟似乎不太喜欢有人动他的饭碗,所以他会冲小绿怪叫怪嚷,等发泄完心中的怒气,他就会趴回自己的草垛之中,有时候父母在家,要是见到这种情况,父亲就会教育弟弟,让他很快安静下来,那个时候我并不能理解为什么弟弟会因为饭碗被打翻而那样生气,直到后来我渐渐的才明白,他那种对食物的欲望和对饥饿的恐惧。弟弟的饭碗里永远都没有肉,有的只是我们吃剩的白饭或者菜汤,我记得父亲曾经说过,弟弟好像有病,不能吃肉,要是吃了肉他就会不舒服,所以家里人都不会给他肉食,连油腥都没有,可是他真的不能吃肉吗?我不这么认为,因为有一次我看见过弟弟吃肉了,他吃了肉以后没有任何不适,在我看来是这样的,而且他似乎吃得很开心,尽管那肉很小。想起弟弟吃的肉,又成一就感觉胃部不适,没差点恶心得吐出来,他甩了甩脑袋,不想去回忆起有关弟弟的所有,迈步向前走去,他要去放松放松,去一个可以让自己不用回想这些苦恼的地方,想到那个地方,又成一就有些兴奋与激动,有些阴霾的心情也好转了几分。“或许,今天能成功也说不定。”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腿上不由又加快了几分。就在两天前,他失去了自己的工作,说是工作其实也就是在工地帮忙打打下手,毕竟他才十八岁,重点的活别人不会分配给他,所以他就只能帮忙找找工具,给工人打打下手,本能是干得好好的,然而,只因为老板的一句话,他就这样被辞退了,理由很简单,因为他年纪小,老板不能用童工。童工,真是蹩脚的理由,自己明明都已经十八岁了,还他吗的是童工,又成一异常火大,上午结了自己的工资,他就气冲冲的走了,一路上他都气得不行,可也没办法,自己只是个打工做苦力的,人家要不要自己自己又能怎么样。他走在街上,等气过后他又开始为今后的生计困扰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是要继续找工作还是回村里去,他有些迷茫了,虽然城市生活很不错,可这里压力太大,没有好的工作,固定的工资,什么都是放屁,他不想回去,不想回到那个土得掉渣的村子里,但是自己要该怎么办?在城里找工作太难,特别是他这种连小学都没毕业的人,没办法,真的是没办法,只能去别的工地碰碰运气了。他唉声叹气停了下来,肚子也开始饿了,本想着去买个烧饼,就这样草草挨过午餐,一转身,他忽然看见一间店门口挂着纸牌,上面写着为庆祝本店开业二十周年,今日一律吃食均是免费。免费,看到这两个字又成一眼睛顿时亮了,心中也是暗暗高兴,这店主难道是脑袋被驴踢了,竟然免费,管他的,只要免费就行,先把肚子填抱了在说,于是,他没有丝毫的犹豫,抬腿就走进了这家茶楼。吴小江这几天快要闲出蛋了,真的是太闲了,这里什么客人都没有,店里也没有电视机可以看,每一天都一样,真的是太无聊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而且不止这样,那老头店主也有问题,每天他都将一尘不染的桌椅擦上两遍,擦完后他又泡上两次茶,早晨茶还没喝过,等到下午十二点他就会去换上新的一壶,口里还时常能听到他的碎碎念,小江凑上去想听听他说什么,他的声音立马就停了,这让小江很是好奇,这不,今天早晨,老头早早起来,其实每天起得都很早,他就又开始每日的课程,泡上新茶,然后坐到自己的那张太师椅上静静的望着门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直到中午十二点,他又开始替每张桌子换上新的一壶茶,然后静静的等着。小江看不懂老头的这些动作,百无聊赖的她坐到老头身旁,问他:“哎,老板,这茶你不能等客人来了在泡上吗?”“不了,不了,等人来了在沏茶就晚了,这人等不了走了,我这生意就不好做了。”老头摆手。小江一撇嘴,感觉这老头真是有病了,心说你就没有过什么客人,说不定是那老年痴呆,就没在理他,只听得门口一声叮铃响,有人进了来,听到这声音,老头和小江都是一愣,看向门口,随即面上一阵欣喜,终于来了,开店以来的第一个客人终于光临了。又成一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这种感觉怎么跟在家时的感觉一样,那两个人的目光,太吓人了,越看越觉得像,简直就是和弟弟一模一样,难道是自己进错了,他轻轻干咳了两声,选了个靠门的位置,他想着要是有个什么不对自己也可以在第一时间逃跑或许向门外求救。老头似乎才反应过来,拉了下小江,使了个眼色,离开太师椅,堆起笑脸向男子走去,“欢迎欢迎,不知这位先生要来点什么?”又成一一笑,试探着弱弱的问道:“你们门口上贴的那个是真的吗?”老头确认的点了点头,“嗯,不错,今日本店为回馈新老顾客,凡是今日在小店的用食一律全部免费。”“嗯,我要一碗叉烧饭。”又成一瞥了眼桌上的菜牌,有几样简单的家常菜,连忙点了餐。小江起身就往后厨走去,没多时她就端着一碗叉烧饭走了出来,又成一没客气,就要下筷,却被老头拦住,老头坐在他对面,沏了一杯茶,跟他说,我们这有个规矩,凡是来这的客人都得先品上一口茶。又成一觉得这老头真是有病,拿起桌上的茶,吹了吹热气,呡了一口,茶水入口,他只觉得有一股苦味,这苦不是茶苦,他说不出来这到底是什么苦,只是喝了这口茶之后,他的脑中想起了一些不痛快的事,还有一个一直萦绕在他脑中,挥之不去的人影。

黑龙江哪家治癫痫专科医院好
青岛白癜风专科
玉溪医院治白癜风好
TAG:
友情链接
填补肾精肾气的食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