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焚小二乡村鬼故事集113

2019-05-12 19:27:1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拖着旅行箱进了门后,没着急关上,敞开着,再将窗户全部打开,通风透气,屋子内的淡淡的臭味被新鲜空气换走了,好在气温还是可以开着窗户吹风睡觉的,阿宝只将门关上,窗户就一直打开着,睡到半夜里,被冻醒了,窗户外面瓢泼大雨,冷风飕飕的灌进屋内,起床将所有的窗户关上,继续睡觉,天亮后醒来,闻到屋子内又有了臭味。

他去查看马桶,没有堵塞,不是沼气冒上来,嗅着鼻子,闻着飘在空气中的臭味,寻源头寻到了通向地下室的楼梯口。

租下房子的时候,房东带他看过地下室,没窗户,里面阴凉,房东以前是用来临时存放贩卖的酒糟,阿宝没有东西需要放进地下室的,自入住后,就再也没下到过地下室,他沿着楼梯走下,打开了地下室的门,浓烈的恶臭味熏的他干呕了,亮了手中的电筒,光柱晃过前方的一片漆黑,似乎看到了空无一物的地下室里多出了一件东西,砰的一声,关上了门,爬着楼梯逃回了地面。

电话铃声惊扰了正在网游中与女神快乐互动的老菜。

“喂,谁啊?”他带着怒气,向话筒大嗓门的叫着。

“菜哥,是我,阿宝。”

“哦,是你啊。”

口气缓和了点,阿宝是他幺叔叔的独子,和他同城,还在念大学,家里面捧着这个独苗,不让他课余打工,还为了让他住舒服点,不与同学们挤在鸽子笼般大小的宿舍里,在距离学校很近的地方租赁了一套房,拜托了老菜,平日里照顾照顾这个比他年少一轮生肖属性的唐弟。

于是,他收了幺叔叔给的钱,隔上十天半个月的,去阿宝租住的家探望,投其所好的带去盆栽植物送他。

“什么事啊?”

他敲着电脑键盘,打字发送给与他互动的女神:“宝贝,我去接听个电话,等会儿回来陪你继续做任务。”

女神发来一串红唇的表情图:“哥哥,人家等你,要快点回来啦。”

“好的,好的。”一边打字一边脱口说出,忘记了戴在耳朵上的蓝牙耳麦正在与阿宝通话中。

“菜哥,我还没说事情呢,你就知道了?”

“啊,不是的。”老菜站起身,离开了电脑,走到了阳台上,叼上嘴一根香烟,用打火机点着了,吞云吐雾,继续与阿宝的手机通话。

“你有什么事啊?”

“菜哥,出事了。”

耳机里传来阿宝带着哭腔的声音。

“什么?”老菜被一口烟呛到了,剧烈的咳嗽着:“你说什么?”咳嗽着,又问了一遍。

阿宝受到了惊吓,已经在电话另一端抽泣了起来,老菜心里骂了句:“没出息的,跟个不出门见世面的小媳妇一样。” 嘴上却要说安慰的话:“别急,别急,你先回答我,是你把别人伤到了,还是别人把你给伤到了?”

应该是后者,阿宝在他的记忆中是被家人长辈们给捧在手心里呵护大的,温室的花朵,伤害别人的那种程度的暴力,他没那个胆量使出来。

“我的房子里有个死人。”

完了,老菜的心里咯噔一下,夹在两指间的香烟掉在穿在脚上的拖鞋上,立刻就在布质的拖鞋表面烧灼出了一点焦黑,弯腰拾起来,没心思嫌弃烟嘴沾到地上的灰尘,叼回嘴唇间,猛吸了一口:“你等着,别跑,我这就赶过来。”将香烟掐灭在了阳台上准备过几天去探望阿宝时带上的盆栽边缘。

结束了与阿宝的手机通话,老菜在门口换下了拖鞋,开门走了出去,反手关上门时才想起来,电脑还开着,还连接着网络,还登陆在网游世界中,女神还在等着他通完话后继续互动,忙回到屋子中,坐回到电脑面前,敲击着键盘,发送文字给白皙美女娜露Selena性感热裤沙滩外拍诱惑图片女神:“宝贝,抱歉,我有一件十万火急的事情要出门去处理。”没时间与女神继续聊天,连退出网游的程序都免了,直接拔了插在电源插座上的电脑电源线。

急匆匆的出了门,没骑电瓶车,速度不及出租车赶的快,小跑着出了小区的大门,赶巧的看见一辆刚刚停稳在小区大门口的出租车,等不及车内的乘客从车里钻出来,他就跑过去拉开了前排副座位的车门,低头弓腰曲起腿,坐进了出租车内:“司机师傅,麻烦你赶去贵人巷,开快点,我急的很。”

“好嘞,你坐稳了,我是老司机,包你在五分钟内就能到达贵人巷的巷口。”

老菜的心脏悬了起来,一路开了眼界,见识到了老司机的开车技术,果然是在五分钟内赶到了贵人巷的巷口,付过费,下了车,一路狂奔,赶到了阿宝租住的地方,拍着门喊:“阿宝,是我,开门让我进去。”门开了一条缝隙,露出半张脸,是阿宝,看见是老菜一个人前来,放了心的舒了口气,让他进入屋内。

“你说的死人,在哪里?”

“在地下室。”

阿宝不敢再到地下室去,他站在楼梯的最高处,看着老菜的背影走下楼梯,打开了地下室的门。

楼梯上投下来的灯光照不进地下室,没有窗户的地下室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只模糊的看见门口的地面上散落着一些碎掉的砖头块,空气中有一股恶臭味,阿宝打开门放他进来的时候,就闻到了淡淡的臭味,当时没觉得,以为下水管道堵塞,翻滚着气泡冒出来的沼气。

从楼梯上走下来打开了地下室的门时,闻到了恶臭味,抬起胳膊用袖子掩住了鼻孔,肯定是尸体散发出来的,腐烂产生的恶臭味,另一只手摸出口袋里的手机,清脆的声响,一串钥匙也从口袋里掉了出来,掉在了地上。

他按亮了手机,荧光照向脚边的地上,钥匙串掉在了一滩黑色的液体上,放下掩住鼻孔的胳膊,憋着一口气,弯腰垂下手,用指尖捏起钥匙串的金属挂环,黑色的液体粘稠状,几乎粘满了整串钥匙,捏着金属挂环提近了眼前,看见有东西在粘稠状的黑色液体中蠕动着,他大叫一声,甩手丢开了钥匙串,好象丢向了前方,砸落在软东西上,声响减弱了许多,恶臭味灌进了鼻孔,他连忙抬起胳膊,用袖子掩住了鼻孔,闷着声的回应站在楼梯最高处带着哭平面模特儿蛋蛋性感居家服外拍图片腔喊他的阿宝:“我没事。”抬起拿在另一只手上的手机,屏幕的荧光照向前方,照亮了地下室的一片漆黑。

一面破开的墙壁,从里面爬出来一个人,半个身体爬在外面,瘫挂在还剩下半截没倒塌的墙壁上,浑身发黑,包裹在一层黑色的粘稠状的液体中,是腐烂产生的尸解液,一串钥匙落在那具尸丰胸美臀少女王林卧室写真 美女dj写真集体的背上,随着黑色的粘稠的尸解液朝地面滑动。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