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凶房

2019-05-24 14:53:4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我们家住进这个房子已经一个多月了。这是花圃林场金厂长刻意为我们收拾提供的房子。生来咋到,对这里环境和周围的邻居都还不太熟悉。但隐隐地感觉到大家看我们的神情都有点古古怪怪,有时还感觉他们在背后指指点点,交头接耳鬼鬼祟祟地议论着什么。

我们全家人都不以为然,毕竟我们是外来户,本地人多少都有点排斥我们的意思。这种情况对于时常喜爱搬家的人来说,实在不足以为奇,等大家相处一段时间,彼此熟悉了解之后,本地人所有怪异反常的行为都会烟消云散的,继而便会与我们相处和睦如一家了,我们有这方面的经验和信心,因为我们的家人都与人为善,乐善好施。父亲又是个救死扶伤的医生,医术又高明,要不了多久,所有的情形都会如春回大地般温暖,一扫冷冬携来的风霜严寒。

大概又过了一个月,我郝然发现,邻居们看我们从家里进进出出的表情依然很怪异,背后他们仍然交头接耳仿佛还在议论着什么,而且大人孩子都没有人来我们家串门,这种现象十分反常,也是我们搬了无数次家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情况。我把这一不合乎常理的情况和我的父母和盘托出,并阐明了自己的观点,这里面一定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但究竟是什么事情,我们也彷如跌入雾里一般,根本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其实我父母比我更早就发现了这一情况,但他们也半夜吃黄瓜——摸不着头和尾。我们全家人脑子里都装了一个大大的“?”。这个“?”大大地困惑缠绕在我们全家人的心头,如腐尸上的乌鸦一样盘旋着,无时不在。

为了解开盘旋于心头的谜底,我果断地作出了一个决定并采取了行动。事实证明我的决定太伟大太起效果了。因为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就那么个决定我便那么轻而易举地获悉了周围群众对我们所有怪异的行为和举止的真实原因,而这个真实的原因居然把我震惊得魂飞天外。

我的决定其实很平常,就是别人不来亲近我们,我们改变自己主动去亲近别人。那天我就这么去做了。一向不爱溜门的我,居然携了些水果,主动到离我们最近的一家去溜门,我看到那家有个叫莉莉的小女孩长得很可爱,我手中的水果就是为她准备的。我的世界观里就死认一个理:小恩小惠总能收买人心,博得别人对你的好感。因此我要出远门回来,我都会带一些三文不值二文的东西,分给周围的邻里乡亲,大家也并不计较贵贱,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都会非常开心地笑纳。这一点小发现,一直让我在大家心目中很有人缘和地位。

莉莉的妈妈见我拎那么多各式水果给莉莉,有点受宠入惊的样子。赶紧叫莉莉过来对我说表示感谢的话。几斤水果,便拉近了我和莉莉以及莉莉妈妈的关系。我们便在一起拉家常闲聊起来。聊了一会,我要带莉莉上我家玩,莉莉妈妈神情立刻变得紧张兮兮起来,坚决不肯让莉莉去我家。而莉莉哭闹着非要跟我走。

我诧异地问她:“为什么?孩子想和我去呀!”

在我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莉莉妈妈忽然就说出了一个我们连做梦都想不到的可怕的事情:“你还不知道吧。我本来不想告诉你这件事的,看你人那么好,我又不忍心,今天索性都告诉你吧。你家住得房子是个凶房。就你睡觉那间房靠近你床头位置,大红姑娘就在那里上吊死的!大红姑娘死时才十八岁,因为家里人反对她和男朋友的恋爱,大红一时想不开,穿一件大红连衣裙上吊寻了短见。可惜啊!后来她家人伤心地全部搬走了,留下这个空房再也没人敢住,平时连看一眼心里都发毛。”

这个消息让我倒吸一口冷气,我第一反应就是无比惊恐。一个正值青春花季的女孩着一袭红裙,就在我睡觉的床头吊死,我几乎都能想象女孩披头散发,脖子挂在尼龙绳上,舌条长长地突出,双瞳愤恨幽怨,而她的脚就在我睡觉的眼前头顶晃荡,多么恐怖的情景多么骇人的一幕啊。

我拖着两条因过度惊吓而发软虚脱的身体,思想一片空白,艰难地不知道是怎么走回家的。

有些事知道还不如不知道的好!

我连瞄都不敢瞄一眼我的卧室。我一字一顿地把我所知道的有关我们凶屋的事情都告诉了父母。父母也都被这个消息惊得目瞪口呆,容颜失色。

从不发脾气的父亲猛地窜进厨房,摸出一把闪着白森森寒光的斧头,怒火冲天地冲了出去,一副要和谁拼命的架势着实吓到了我们。我和母亲都急如星火般地追了出去……

我们都知道父亲要拼命的人就是金书记。

果不出所料,父亲一进金书记的办公室,便指着金书记的头破口大骂,并狠狠地把斧头剁在了金书记的办公桌上。扬言如果不立刻给我们调个吉房,我们就住金书记家里。这一招很灵的,俗话说“人怕狠,鬼怕恶。”父亲一副要吃人不吐骨头的样子确实让金书记吓坏了,他赶紧从他们办公的公房中任父亲自己挑选一间,立刻派人帮我们搬家。

当天我们就般进了新居。这回的房子不仅是吉房而且是新房。

事后金书记解释说,他也是才到花圃林场才上任不久,不清楚这事,直到我们家住进去好久他才得知这个情况,有心帮我们调换一间,见我们一家住的平平安安的,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当时他还感叹,福人住福地呢!

原来如此!不知不罪!后来父亲和金书记倒成了莫逆之交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