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言情

后唐第一名将郭崇韬失宠之谜因为直言被嫉恨

2019-06-30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一个封建王朝的朝廷大臣中有着各色人员,在这些人员中,有一类优秀的人凭借自己的能力成了主宰、把握大局的人物,他们判断问题比别人准确,?得如何抓住时机,能更好的解决问题,历史上称这类人为能臣。

伊尹、姜子牙、管仲、诸葛亮、魏征等人就是这样的能臣。郭崇韬应该也算一个。

史书上说:“庄宗(李存勖)与诸将以兵取天下,而崇韬未尝居战阵,徒以谋议居佐命第一之功,位兼将相,遂以天下为己任,遇事无所回避。”

在晋军和梁军数十场血战的过程中,郭崇韬虽然没有亲自手持武器,与敌浴血厮杀,但他位居帷幄之中,出谋划策,立下“佐命第一之功”,显

雍正皇帝把十改于的改诏之说成立吗

示出了他非凡的才干。

但是能臣只是封建王朝中的一种力量,能臣若能与明智的君主搭配,辅助?君,就能发挥出更大的能量。伊尹与商汤,姜子牙与周武王,管仲与齐桓公,诸葛亮与刘备,魏征与唐太宗君臣之间的关系,虽然未必如天衣无缝般紧密,但整体上的合作还是默契的。

可惜,后唐庄宗李存勖比不上商汤、周武王、齐桓公、刘备和唐太宗。梁朝被灭后,李存勖开始醉心于享受,沉湎于声色犬马之中。对郭崇韬的话就不太爱听了,君臣之间的关系出现了裂缝。

而郭崇韬踌躇满志,还在为后唐朝廷的长远建设精心策划发展蓝图。

第二年,即同光二年(924年)三月,郭崇韬经过深思熟虑,先后向庄宗李存勖奏陈有关建国安邦?兴利驱害大计共二十五策。

不过郭崇韬呈献给皇帝的这二十五策,皇帝李存勖看来并不感兴趣,因而在官方的文件中没有保存下来。尽管史书对这二十五策的评价都非常高,称其“皆便于时,取悦天下。”但是具体内容却是一片空白,仅宋人欧阳修所撰《新五代史》中记有寥寥三个字“施行之”。但到底怎么施行?史书都无详载。

据说,这二十五策是郭崇韬数十年来考察历代王朝兴弊,积十余年从政经验而付诸书面的心血,究竟所言是什么?后人不得而知。但以郭崇韬之文韬武略和精明干练,想来不会是泛泛之言。

所以笔者不免又要假设,如果李存勖是一个明智的人物,是一个有着一统华夏的大志,希望天下大治,在兴国安邦上有所作为的君主,如果真的积极推广实施这二十五策,中国历史上不敢说再次出现大汉盛唐的繁荣局面,或许五代乱世局面可以早日结束, 二十五策也能象汉朝贾谊的《治安策》、桓宽的《盐铁论》,三国时期诸葛亮的《出师表》和唐朝魏征的《谏太宗十思疏 》一样,成为历史上的一类精神遗产而流传下来。

可惜历史不会按照假设的方向发展,历史常常给人留下遗恨。

一个封建王朝中的皇帝和执掌朝政的宰相之间的关系,用现代话来说,就像是一个集团的主要合作伙伴,合作伙伴之间,如果同心同德,毫无猜忌,配合默契,那么什么事情都可以坦诚商量,也不会因对方的一些小失误而心存疑虑,产生芥蒂。

相信当时的郭崇韬一定是殚精竭虑,为报李克用、李存勖父子知遇之恩,筹划国家长治久安之策,但是李存勖并不一定作如是观。

史书中说,郭崇韬其时“位兼将相,遂以天下为己任,遇事无所回避。”按郭崇韬的意思只要自己为天下做事,没有什么可以回避的。其实郭崇韬忘了李存勖并不是一个很好合作的上司、伙伴,他的猜忌心重得很。

《资治通鉴》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郭崇韬初至汴、洛,颇受籓镇馈遗,所亲或谏之,崇韬曰:“吾位兼将相,禄赐巨万,岂藉外财!但以伪梁之季,贿赂成风,今河南籓镇,皆梁之旧臣,主上之仇雠也,若拒,其意能无惧乎!吾特为国家藏之私室耳。”

灭梁初期,郭崇韬收取了梁朝降将馈遗的财物,亲友中有人提醒他,不要因此成为别人攻击的把柄。郭崇韬则说:“我位兼将相,职务显要,俸禄和皇帝的赏赐巨万,这点东西算得了什么,但是后梁政局腐败,贿赂成风,现在后梁已亡,旧将刚刚投奔过来,还沿袭旧习,如果我严词拒绝,那他们心里就会不安,我本无私心,我收下的

明君怪招治腐隋文帝钓鱼唐太宗奖励

东西,等于寄存在我这里,用时我会献出来的。”

这个故事,历代史家都以佳事看待之。

有人甚至认为,这个故事说明郭崇韬心地坦荡,人言不足恤,在人生旅途中,每个人都会遭受到很多无端的指责,因此不必介意,如果一味顾虑别人的说法,就会失去自我之心,快乐之态。郭崇韬不恤人言,走自己的路,坚持做自己认定的事,态度是正确的。

不过以我看来,这个分析没有弄清故事的始末,因此所作出的结论大可商榷。

郭崇韬收取梁朝降将的贿赂,他可以用“本无私心”的理由来解释,事后郭崇韬收取的这些财物确实也是用在了公事上,但是这不用还好,一用反而更引起了李存勖的猜忌。

《资治通鉴》中的这个故事还有下文。从下文的内容来看这个故事确实不是佳事。非但不佳,而且还由此产生了严重的后果。   《资治通鉴》中这个故事的下文篇幅不长,我抄录如下:

“及将祀南郊,崇韬首献劳军钱十万缗。先是,宦官劝帝(李存勖)分天下财赋为内外府,州县上供者入外府,充经费,方镇贡献者入内府,充宴游及给赐左右。于是外府常虚竭无馀而内府山积。及有司办郊祀,乏劳军钱,崇韬言上曰:‘臣已倾家所?以所助大礼,愿陛下亦出内府之财以赐有司。’上(李存勖)默然久之,曰:‘吾晋阳自有储积,可令租庸辇取以相助。’于是取李继韬私第金帛数十万以益之,军士皆不满望,始怨恨,有离心矣。”

郭崇韬将这些财物中的十万缗(缗,一串铜钱,一缗为一千文),献出劳军,作为祭祀南郊大礼的费用,但是皇帝李存勖没有相应的举动.。

皇帝李存勖不是没有钱,李存勖听了一些宦官的话,将天下缴纳的财赋分为内、外两府,州县上供的部分进外府,也就是国库,充作运转国家机器的经费,而方镇(节度使)贡献的部分入自己的内府,也就是所谓的小金库,成为自己宴游搞娱乐活动和赏赐身边人的专用资金。

州县的上供有限,而藩镇财大气粗,进贡给皇帝小金库的财产数量远远超过国库的收入。当时的情况是国库虚竭 ,而皇帝小金库内的财物堆积如山。

既然李存勖有那么多的钱财,为什么不拿一部分出来慰劳将士,连祭祀南郊这个皇家大礼他也一毛不拔?吝啬到这种地步,究竟是为了什么?旁人很难理解。

郭崇韬兴冲冲地对皇帝说:“臣已倾家所有以助大礼,愿陛下亦出内府之财以赐有司。”皇帝李存勖内心本不想花这笔钱,史书中说,“庄宗(李存勖)沉吟有靳惜之意。”听了郭崇韬的话当然十分尴尬。

郭崇韬可能言者无心,但郭崇韬的这番举动过于张扬,风头盖过了皇帝李存勖,这就产生了两个恶果,一个是李存勖“默然久之”,心中肯定不好受;一个是“军士皆不满望,”对皇帝产生了怨恨不满。

虽然李存勖事后作了补救,“取李继韬私第金帛数十万以益之 ”,将抄没入国库的已经处死的叛将李继韬的私蓄拿出来使用。但是将士们怨恨的种子已经种下,“有离心矣”。

将士们的怨恨更为刺激了李存勖对郭崇韬的猜忌。李存勖和郭崇韬之间的裂缝越来越深。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导读:她说,我并不是为了追求这个夫妻生活而要和溥仪离婚,我所以提出离婚实在是呢一是溥仪什么时候释放没有期限,我无边无沿地等下去,再一个呢就是我的政治压力太大了。

凤凰卫视6月6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各位好,这里是《凤凰大视野》,今天我们再来讲一讲溥仪的第四位妻子,福贵人李玉琴的故事,1943年春天祥贵人谭玉玲过世也就是半年左右的时间,可以说是尸骨未寒,当时溥仪心中悲痛异常,但是吉冈安直马上就拿来了很多日本女子的照片,非让溥仪从中选择,娶日本女子无异于在自己的床头替关东军司令官安了一个耳目,溥仪迫于压力决定找一个年幼的中国女孩子作为结婚对象,一是好管理,二是摆脱日本人的逼迫,后来吉冈安直又拿来了60多张中小学校的女学生的照片,让溥仪来挑,结果就选中了南关国民优级学校的李玉琴,当时她才15岁,只是个小学生,可以说是既不懂人情世故,也没有社会经验,而溥仪呢仅仅是把她当做任意摆布的一个棋子来抵御日本人的安排,由此把她纳入宫中。

解说:我对不起她!她原是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品行挺好的,十五岁嫁了我住进了长春的宫里,因为和我在一起的关系,她也沾上了不少坏习气:任性啊,骄横啊,不过,现在又变好了,真的变好了。

王庆祥:整个李玉琴入宫的这个过程其实还是吉冈安直在背后一手操纵的。

黄焕新(李玉琴之子):因为是很无助的老百姓的女儿,面对那么强大的军政的势力,请你去你不敢不去,也不能不去。

解说:李玉琴出身于长春的一户普通人家,1942年考入伪满新京南岭女子优级学校,第二年,年仅15岁的李玉琴被选入伪满洲国的皇宫中,并被伪满洲国皇帝溥仪封为福贵人,成为了溥仪的第四位妻子。

王庆祥:溥仪为什么能够当时连这样的家庭出身都选?因为他当时其实目的不是在于选一个妃子,其实就是和日本方面玩了一步棋,李玉琴其实就是在这步棋盘中被使用的一枚棋子。

黄焕新:大致就是在不到15岁的时候以这个进皇宫读书这么一个名义被请到宫里

黎元洪为何会请蔡元培当北大校长

边的。

解说:入宫后,李玉琴对溥仪的最初印象很不错,和蔼可亲,又关心人,然而对于一个年仅15岁的小女孩来说她的命运已完全不受自己掌控。

王庆祥:她当时入宫的时候呢那个名义是进宫读书,而且不收学费,而且有非常高明的授课师傅,她觉得她自己才念到优级学校嘛,就是高小嘛,能有这样的机会不很好吗,她是奔着这个来的。

黄焕新:一个15岁的小女孩,花季的一个少年她要读书,要游戏,没有完成她的成长过程就为人妻了,这个思想弯子呢我想每一个女孩都不好那么转。

解说:宫里的一切对李玉琴来说都是新鲜的,转眼半个月过去了,却未见有人提读书一事,李玉琴已经明白吉冈安直找她来并非读书,而是要把她嫁给这深宫大院里的皇上。

王庆祥:那么册封之前溥仪也还是像册封他先前的那些妃子一样,都要让这个被册封的人先立个笔据,就是你得亲笔写一个规矩,你进来以后你得按照这个规矩办这才行。

赵继敏(伪满皇宫博物院副院长):溥仪给她规定了二十一条,都是一些封建礼教的三纲五常,这些束缚她的。

王庆祥:说到底是什么呢?你一切都是遵从皇帝我,你不能有任何违反,你不但表面言行举止不能违反,你在内心深处头脑深处也得把这些东西作为你真正信仰的规矩。

黄焕新:不许这个,不许那个,说你抄,抄了以后你背,你以后要遵照执行,她看了半天最后莫名其妙就写出一个死亡的死字来,溥仪看了以后大发雷霆,从这个小事也可以反映出当时她是最初做成这个皇妃的时候呢是抵触的,是要反抗以一种少女的没有办法的办法来反抗。

解说:如果说二十一条限制了李玉琴在宫里的自由,那么接下来的六条让李玉琴与宫外也断了联系。

王庆祥:这个六条是约束李玉琴的家属,在过去倒是对文绣,对谭玉玲我倒没发现还有这六条,为什么单独对她?那很显然嘛,就是因为出身一个那么穷人的家庭里头,而且又都在这个同一个城市。

赵继敏:那么最严酷的一条就不允许她的家人进宫来看望她,所以李玉琴她弱小的应该说15岁还未成年那么她思家心切,所以在这个宫中她就像鸟儿一样被养在宫中。

王庆祥:就是自己把这二十一条,把这六条都抄了一遍,抄完了以后溥仪告诉她,你把你抄的这个二十一条和六条拿到佛前,神佛前去焚烧吧,让神佛保佑你,也保证你能执行这些规矩。

赵继敏:那么她生活的空间也仅限于同德殿和东御花园,那么东御花园就变成她倾泄思想之情的一块地方,那么东御花园当年修了一个假山,那么李玉琴呢也经常登到这个假山上去,望着她家的方向,所以说还有一种说法管这个假山叫望家山,就是指这个李玉琴说的。

解说:对于李玉琴来说,这些禁令就像是用金丝编制的笼子,把一只活泼好动的小鸟牢牢地关在里面,李玉琴必须事事遵从这些禁令,无条件地服从溥仪。

王庆祥:她会议呀,她在宫里那两年多真的,就是除了溥仪除了那个御医,除了那个吉冈安直和那个关东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她就再也没见过别的男人。

赵继敏:看电影它有一个叫闭关风,说不让别人看到这个妃子要回避,所以说别人都是在之前就进到里边,等这个溥仪和李玉琴进到这个放映厅的时候要关灯,然后他坐在这个宝座之后才可以放。

王庆祥:等电影放映完了,先不开灯,因为演电影就是黑的嘛,电影结束了还是黑的,然后让那些祖侄,溥仪的亲属先从两侧全都撤走,再没有别人了开灯,然后溥仪带着李玉琴再走出来,所以就是这种环境下都能够把这种见面什么什么这种都能够避开,当时溥仪也是非常用心。

陈晓楠:李玉琴进宫以后可以说完全失去了自由,只为溥仪个人服务,比如说溥仪往往一到贵人的卧室就喊倦了,往床上一躺,让贵人给他唱歌、讲故事,或者谈点趣闻,他的口头禅是快用你那天真活泼让我高兴高兴吧,规定当中居然还有这么一条就是不许贵人愁眉苦脸,可这一条对于一个只有十四五岁的小女孩来讲确实很难做到,她时常会思念自己的父母,溥仪还算是通情达理,虽然他亲自为李玉琴娘家制定了六条禁令,可是并没有严格地执行,溥仪先后安排了李玉琴和父母三次会亲,这也成了李玉琴在宫中最快乐的时光。

TA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