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我是故意的

2019-06-11 19:54:2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徐来自河南,二十七八岁,说话有带脏字的习惯。比如他最常说的一句就是“放屁”,无论对方是谁,一急,他都会把这俩字脱口而出。熟悉的人自然都知道,但新来的老向不知道,他俩在一起不知道说了什么,就因为小徐的一句“放屁”,俩人差点打了起来。

“我记得小时候就被一些大哥哥戏谑过,他们会问:你说话谁放屁啊?小孩子不知道思考,张口就说:你放屁。其实,如果我们要是逆向思维,他说别人说话是放屁,那他自己不也在放屁吗。你说是不是……”

大家都是在一起打工的,以和为贵才是正道,用打工者常说的一句话:都是出门找钱的,不是出门怄气打架的。所以当天晚上我也应邀去参加了喝酒聚餐的和解。上面那段话是我说给老向听的,小徐也在场,所以不能算是挑事。一桌子七八个人虽然不是一个省份的,但都是一个班的。大家坐在一起,自然都拣好听的说。酒杯一端起,我这个和事佬就来了精神,说:“来来,都端起来。一句话:‘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啥都别说了,先把酒干了。”其他人也在随声附和:就是。喝酒。干了。什么大不了的事。以后注意就是了。一边说,一边七八只粗糙的手,已经端起了满满的酒杯,咣地一声碰在了一起……男人的豪爽和大气都在酒里了。

小徐还有个恶习,喜欢赌博,听说在家也这样,老婆要带3岁的女儿管不住他,而他是在一次输了很多钱后,负债累累才跑出来打工的。这里有本地人开的赌场,一般爱赌的人都是上半夜来,下半夜就散了。所以一遇到我们上夜班,小徐就要拿钱找人顶班。没想到一次老向主动找小徐商量,愿意上半夜把小徐的活也干了,而下半夜让小徐替他干。小徐自然是一口就应允了。因为这样既不耽误上半夜去赌,又不耽误下半夜回车间上班,真是正瞌睡的,有人给了个枕头。我纳闷,问老向:“上半夜时间长,干活又累,下半夜才几个钟,你傻呀。”老向说:“上夜班我不太习惯,后半夜下班后,天亮才能睡的着。我前半夜辛苦点,但我可以早下班睡个好觉。”

老向真的很能干,暑天的时候车间温度很高,他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每天都是汗流浃背,衣衫湿透,一个班下来800毫升的大塑料茶杯,他至少要喝两杯茶水。赌场地点比较偏僻,据说那里不仅有空调还有啤酒茶水随便喝,每晚每人还有一个200百元钱的红包,也难怪会有那么大的诱惑力。虽然我们不去那边玩,但赌场的信息,每天都有好事者给我们更新:谁昨晚赢了多少,谁输了多少……小徐也是输多赢少,一到月底发了工资,都是听说先还债,结果弄到后来连买烟的钱都要借……有一次我好奇地问别人:“听说都是输得多,赢得少,钱哪里去了?”有人说:“钱都被开赌场的‘抽水’抽走了,要不然凭什么人家把你伺候的那么好……”

说话间就到了年底,又该放假了,要回家的人都早早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整理好了。大家在一起都一年了,自然是要在走的头天晚上聚一聚的。我们一个班七八个人除了小徐面色愁云满布外,其他人的脸上都有抑制不住的喜悦。

老板先上了两小碟油炸花生米,让我们先小酌着等上菜,大家就一边聊天,一边随意地喝着,气氛融洽。“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本来我想衣锦把乡还/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家里总有年夜饭/飘来荡去又一年/甜酸苦辣咸……”不知道是谁的手机铃声,像是故意显摆,响了好久才接:“喂?啊。儿子啊!明天上午的车票,后天上午就到家啦……”

小徐一直闷闷不乐,酒喝得也少,而坐在他旁边的老向看样子已经有七八分的醉意了,他拍了拍了小徐的肩膀说:“赌博这事,我告诉你,会,会害死人的……我以前也和你一样,有一年把打工钱的钱全输了,老婆闹着要离婚,我也不敢回家,就找一个老乡借了一百块钱买点东西……从小到大,我还没有一个人在外过过年……你今年不回家在厂里值班,每天还有70元,千万不要再赌了。好好赚点钱吧……”

老向正说着,手机也响了,铃声是常回家看看,旁边有几分醉意的人,一下子被感染了,他们都跟着音乐兴奋地唱了起来:“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老向一开始接听,脸上立即就绽开了像花一样的笑容。

小徐也在接电话,我离得近,听得清晰:“爸爸,你们不是放假了吗?你咋不回来啊……爸爸,我想你,妈妈也想你,爷爷奶奶也想你……”屋里唱歌的人太吵,小徐站起来慌忙往外走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眼睛里已经有眼泪溢了出来。

老向坐了过来像是很神秘地对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他换班?一是他找人顶班不但没赚到钱,还得倒贴钱给别人;二是好歹能拿个红包回来,不会输得那么惨……我当年也是谁劝我我就跟谁急,像是吃了鸦片似的,最后到年底回不了家了,才醒悟过来……”

老向是个真诚的人,虽然他使用的方法我不敢苟同,但我想他或许是对的。除去他不喜欢上夜班的私心外,如果小徐能够浪子回头,也算是双赢吧。

北京妇科专科医院哪家好
济源好的治癫痫专科医院
泰州癫痫哪家医院好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