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言情

埋下的曾经

2019-05-16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第一次的相遇是图书馆,那时她还是一副初中生的模样。

我静静地站在第三排的书架后面,恰好能看见她的侧脸,我犹记得她是那样专注。

当时我已高二,抱紧了怀中的复习资料,选了一个离她不远的位置,偏头就正好能看见她的位置,坐了下来。

整日无心思复习。

我们是同一所中学的学生,只不过她在初中部罢了。

我想方设法地去接近她,最后是通过同学表妹的关系知道了她的名字——叶珺来。

她似乎也并不排除与我相处。

我家离学校很远,每天很早就要出发。而我每次都会在叶珺来家附近的地方,等着与她“恰好同路”。

于是,我们也就变成了“同路”人。

周末,我捧着习题册,也无心复习,叶珺来打来电话,“陈安东,一起出来玩吧。”我很意外也很兴奋,便一口答应下来。

陈安东,你一定要把握好机会啊。

我成绩本来就不错,便想着好好放松一下也无大碍。

她今天穿得很漂亮,粉色蕾丝的短裙衬得她雪白的皮肤显得特别娇俏。

我不禁看得入了神。

或许是蜕去了学生的身份,叶珺来显得特别开朗活泼,不如以往的文静。这才是她真正的性格吧,那样诱人。情窦初开的我,动心了。

她激起了我身为男人那与生俱来的征服欲。

至此,我变得不再像以往。

与她交往的三个月,我学会了很多。抽烟喝酒上瘾、翘课、夜不归宿等等。若是没有遇见她,这将可能是我一辈子都不会接触的东西。

学坏只要三天,像要学好却要三年。

高三,我的成绩一落千丈。不但如此,连那个让我如此迷恋的女孩叶珺来,她也转学走了,听说是出了国。

老妈被气得身体越来越虚弱,老爸干脆都已经不管我了,任由我自甘堕落。

年少时,真的是受不了如此打击,我整整一星期没有上学,都在酒吧网吧花天酒地,据说被救护车抬出来出来时,已经是满脸胡茬憔悴。

我由原来的重点班,被转到了最差的普通班,班主任曾多次要求学校开除我,但每次都是在老妈的恳求下,才只是狠狠地骂了我一顿。

我嗤笑,依旧是死性不改。当时认为自己的遭遇是有多可怜,孰不知这是有多可笑。做那么多荒谬的事,只是想引来一些关注。我不解那些爱我的人,以为他们是在唾弃落魄的我。

结果自然是不了了然,我没考上大学。最后还是老爸托了很多关系,我去复读了一年,勉强考上了外地的一间普通大学。

记得复读的那一年,我被很多人大骂了一顿,最后才是醒悟过来。叶珺来——我心里的那块痛。

十年,能改变的实在太多了,或许也能够冲淡一切。

再次看见叶珺来,她是公司的部门主管的女儿,据说是总经理的女朋友。偶尔还是能看见她的,她已经不认得我了。

难免还是有些痛心,毕竟那狼狈不堪的人只是我罢了。

十八岁时的痛,葬下了我的青春,也开启了一段新的经历——和我共度余生的人。

小儿癫痫能用什么方法治疗-治疗白癜风需选择什么样的医院什么方式诊断白癜风最正确
TAG:

上一篇:爱的接力

下一篇:琐笔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盐酸索他洛尔的作用 定制工作服 拉力试验机 东莞工作服定做 万能拉力试验机 湖北建筑资质代办 订做工作服 拉力试验机 订制西服 湖北建筑资质代办 孝感办理建筑资质 十堰代办建筑资质 咸宁建筑资质代办 定做西服 济南试验机厂 贵州定做衬衫 扬州印刷厂家 央视广告代理公司 医院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