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游戏

第213章 无良姐妹(三章)

2017-12-04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白酒酿酒设备

第213章 无良姐妹(三章)

“现在回去?回去让那个老家伙笑话孤的无能吗?(德)”年轻人转身,借着月光,可以看到他脸上的杀意,“孤倒是要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黑死病的侵袭,孤打算混进去好好探查,你们不方便跟在我的身边,留下一个人就好,其余的人都给我先滚回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那些白痴再来打乱我的计划!(德)”

“可是,圣子殿下只身在这里,恐怕,皇那里不好交代!(德)”那名问话的护卫脸上露出一丝担忧,“何况我们就这样回去,一定会被对方落下话柄的,不如就让我们在附近安顿下来,以方便接应圣子殿下,不知圣子殿下意下如何?(德)”

年轻人没等护卫把话说完,猛地抽出了身旁手下的佩剑,“唰”的一声笔直的抵在了护卫的胸口。

“即使圣子殿下您现在就杀了我,我也不能就这样只身回去,反正回去也是死,留下也是死,圣子殿下您动手吧!(德)”护卫紧闭双眼一副求死的模样,其余的护卫也纷纷丢下自己的武器跪在原地默不作声。

“哼,你们以为我不敢杀了你们?(德)”年轻人右手轻轻一用力,佩剑在护卫的脖颈侧面划拉出一条纤细的口子出来,鲜血瞬间就像是开闸的洪水一般从伤口里面渗出来,但是那护卫仍然一动不动的样子,年轻人气恼的将佩剑直接丢在了地上,在这寂静的夜色里传出了一阵“铿锵”声。

就是这阵阵铿锵声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他就是约瑟夫。约瑟夫徊顾四周找了半天,最后还是忍不住要求小德对四周进行了一次地毯式的探查,不过是因为夜晚视野比较低的缘故,加上范围实在是太广,虽然小德已经将探查的范围加大了力度,但还是一无所获。

“明明刚才隐隐的听到铁器的声音,难道是我神经过敏听错了?”约瑟夫用手托着下巴寻思着,“小德,能不能朝着那个方向使用热能探测器进行地毯式探查一下?”

“宿主,现在剩余的能量只够继续维持保护膜状态,要是现在使用热能探测器的话,就可能让路易斯吸入少量悬浮在空气中灰尘颗粒,这些颗粒的表面必定会沾染上一些鼠疫病毒。”小德的回答让约瑟夫打消了念头。

“小德,重新积蓄能量最短大概需要多久时间?”约瑟夫还是有一点不放心的样子。

“微型卫星的充能器的原理大多数为太阳能,很少一部分袭用了风能和水能,因为在浩瀚的宇宙里很少情况下会遇到以下两种自然能,所以以现在的情况,要是立刻调动卫星前往地球的另外一面吸纳太阳能的话,别说现在宿主您的信用等级没有操作权限,就算可以,也至少要吸纳不低于4个小时才能使用,等到了那个时候再使用的话,恐怕那些人已经不在那里了。”小德的分析虽然再一次用到了有关信用等级的信息,但是这个是事实,约瑟夫也没法反驳的。

不过约瑟夫并不想就这么放弃,一边继续宣扬有关神之子的神威,一边朝着玛格丽特走去。

“玛格丽特上尉,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助,我怀疑那个山峦附近有不明身份的人在那里逗留,如果你现在带着你的人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过去的话,也许可以带回来几个活口。(法)”约瑟夫小心翼翼的凑到了玛格丽特的耳边说道,“还有,把玛德好好看管起来,别让他跑了,也不能让他有个三长两短,留着他还有大用处,那个叫做里瓦斯的也要给我看好了。(法)”

玛格丽特站在那里,听了好久,她一直都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就是之前强吻了自己的那个男人。如果之前是为了避嫌,他假装不认识自己倒是可以理解。可是,现在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单独相处,他为什么就不能对自己温柔一点呢?不光是对自己,似乎那个叫做伊莉莎的女孩子,他也是不闻不问的。玛格丽特有时候怀疑,自己遇到的是两个人。

也不光是玛格丽特有这种感觉,伊莉莎也是如此。当她看到约瑟夫朝着自己站着的方向走过去的时候,她的小心肝儿一阵鹿撞过,但是,她眼睁睁的看着约瑟夫从自己的右手边擦肩而过,约瑟夫的双眼就好像根本没有看到她一般,伊莉莎瞬间觉得很想哭泣。

眼泪毫不留情的从眼眶中喷涌出来,一旁的拉塞尔原本想要上前安慰几句,但是话到嘴边又不得不吞了下去。刚才伊莉莎为了自己呵斥罗伯森主教的一幕还像是在眼前放映一般的真实,但是,那仅仅是伊莉莎出于对正义的抗辩,拉塞尔知道在伊莉莎的心里,恐怕,与那位女上尉的想法是一样的矛盾的。

拉塞尔看着伊莉莎不断的揉着通红的双眼,双手就忍不住攥成了拳头,看到那个负心的男人与那个女上尉说了一些话后又折返了回来,他就忍不住要上前问一问,到底伊莉莎做错了什么,要受到这种漠视。

就在拉塞尔准备上前质问约瑟夫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被人从旁边抓住了,猛地回头看到的是伊莉莎那种需要保护的样子,再坚硬的心肠都在这一刻融化了。

“拉塞尔,别去,约瑟夫现在要做大事,我…我不能那么自私的。(法)”伊莉莎眼眶里还能看到打转的泪珠,但是那一份坚持不得不让拉塞尔打消了自己的打算,“可以陪我走走吗?父亲和母亲下落不明,我的两位姐姐似乎不是很待见我,我现在只有你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了!(法)”

“好。(法)”拉塞尔觉得自己除了说句“好”外,什么音都不愿意发出来,让心爱的女人挽着自己的胳膊,借着夜色散布,这已经是上帝最大的恩赐了。

“拉塞尔!(法)”一个中年贵妇忽然叫住了拉塞尔,拉塞尔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挣脱出伊莉莎的手臂,脸上闪过一丝慌乱,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拉伯让侯爵夫人,自己的婶婶,那个为了子嗣问题硬是将自己从父母的身边带走的女人。

“侯爵夫人!(法)”拉塞尔生硬的叫了一声来人。

“拉塞尔,你没事就好,上帝保佑!(法)”贵妇的打扮不是很华丽,严格地说有些朴素,只是比普通的平民装干净一点而已,色泽也很素,“让我好好看看你,婶婶知道自己一时错误差一点让我就此失去你了!这位是?(法)”

“侯爵夫人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是因为我违反了我们之间约定的事情,我会一人承担的,伊莉莎完全不知道,请不要为难到她!(法)”拉塞尔将伊莉莎保护在身后,他最是清楚自己这位婶婶的脾气了,拉伯让侯爵在世的时候还好,自从拉伯让侯爵去世之后,没有留下任何子嗣的婶婶就成为了这个家族最有权力的人物,她曾经动用了很多手腕,让一些拉伯让家族旁系的适龄子弟过继成为拉伯让侯爵家的子嗣,不过每一个都没有好结果,不是疯了就是傻了,拉塞尔是目前唯一一个有行为能力的顺位继承人了。

“拉塞尔,你还在生婶婶的气,是不是?(法)”贵妇咬着下唇,脸上露出一副难受的模样,眼眶里面有眼泪打转,不过在拉塞尔看来这无疑是鳄鱼的眼泪,比起刚才伊莉莎来虚伪的不是一点半点。

“侯爵夫人,我想从上一次我全权听从您的命令那一刻开始,我已经不适合再在拉伯让侯爵府待下去了。我也已经不适合再把持着第一顺位继承人的位置不松手了,从现在这一刻起,我与拉伯让家族已经毫无瓜葛了!(法)”拉塞尔的语气让周围每一个看着他的人都为之一颤,包括身后的伊莉莎和拉伯让侯爵夫人。

贵妇的脸上犹豫色更浓,就好像是在酝酿着什么一样,她微抬起自己的头,看向了拉塞尔,两根食指不断的交织在一起,似乎有些难言之隐。

“侯爵夫人,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想和我的朋友离开一下。(法)”拉塞尔的话就像是在拉伯让侯爵夫人的伤口上面撒了一把盐一样,侯爵夫人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了,她全身都不自觉的颤抖着,似乎没有支撑的话就会直接软倒在地。

“拉塞尔,你不该对侯爵夫人用这种无礼的语气。(法)”伊莉莎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从拉塞尔的身后钻了出来,然后走到拉伯让侯爵夫人的身前,掏出自己的手帕递了过去,“侯爵夫人,这里风沙很大,要不然我们找个帐篷坐下来好好谈谈吧?(法)”

伊莉莎忽然出现干预,弄的拉塞尔有些不知所措,自己真的是不想与这个毒蝎一般的女人再有更多的瓜葛了,他连世袭侯爵的爵位都可以放弃,更别说其他的了。

“你就是伊莉莎吗?奥莱西斯子爵家的女儿吗?(法)”拉伯让侯爵夫人清了清嗓子,接过手帕擦拭了一下眼角和鼻子,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问道,“想不到奥莱西斯子爵有你这样一个女儿,倒是…(法)”

侯爵夫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两个女人叽叽喳喳的声音打断了。

“她才不配是我们奥莱西斯家族的人,不过是一个私生女而已,侯爵夫人!(法)”这说话的女人大概17、8岁,蓬松的卷发,宝石般的眼眸,精致的鼻子和樱桃小嘴倒也是一个美人胚子模样,不过她张嘴闭嘴就是私生女、贱民的口吻,让身旁的其他人都不是很待见。

“你是?(法)”侯爵夫人显然也对突然打断自己说话的两个女人心生不满,不过脸上依旧表露出来不让人觉察的笑容。

“我们的父亲时常在我们的面前提及过侯爵夫人您的美貌,您可是我们马赛贵族圈里有名的贵妇人,今天能够在这种环境下与您见面,当真是我们姐妹俩的福气了!(法)”首先说话的女人强颜欢笑道,“我是奥莱西斯家的大女儿伊琳娜,这是我的亲妹妹萨琳娜,至于这个野丫头,和我们家完全没有关系的。(法)”

“大姐、二姐,你们…(法)”伊莉莎觉得自己很委屈,父亲母亲不见了,自己的两位姐姐当着别人的面奚落自己也就算了,现在还要诋毁自己的身份,伊莉莎想到这里,泪水就止不住的喷涌出来了。

“你这个贱民,不要乱攀身份,我们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妹妹?(法)”伊琳娜连忙辟谣道,“侯爵夫人您也看到了,现在这些贱民有多无耻了,稍微有点姿色就当自己是金枝玉叶了,其实不过是金玉外表而已。(法)”

“没错没错,姐姐,怎么会有这样不知羞耻的人呢?(法)”萨琳娜也在一旁帮腔道,“侯爵夫人您来评评理,我们这样的身份,怎么会有这样的妹妹呢?这真是太好笑了,太好笑了!(法)”

“唔,你们说的也确实有些道理,那么,伊莉莎,他们真的不是你的姐姐们吗?(法)”拉伯让侯爵夫人绕开两姐们走到伊莉莎的身前,拉着她的玉手轻声问道,“如果她们不是你的姐姐们,那么我们也不用再在这里浪费时间应酬这些无聊的人了。(法)”

“侯爵夫人,您是不是搞错了?我们才是奥莱西斯家的女儿啊!(法)”伊琳娜和萨琳娜连声问道。

“就好像你们两位刚刚说过的那样,你们两位才是真正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光有一副好皮囊,内心却是无比的阴暗,你们既然表态不认识伊莉莎了,那么我们也不用花时间来应酬你们了。(法)”拉伯让侯爵夫人的话音刚落,那些候在旁边的家族侍卫连忙将伊琳娜和萨琳娜拦在了一旁,让着拉伯让侯爵夫人、伊莉莎和拉塞尔三人进到一处巨大的帐篷里面去,任由两个奥莱西斯家的女人喊哑了嗓子,都没有人去打理。

走进帐篷内,扑面而来的肉香和茶点的香味让饥肠辘辘的两人,肚子里面最后一道防线都失守了。

拉伯让侯爵夫人轻拍了几下,就有侍女上前将两人让到了木桌的两边,虽然木桌显得有些残破不堪,但是上面已经被铺上了一层干净的桌布,木桌上面摆放着很多食物,烛光闪动,随着烛光一起闪动的还有两人的食欲。

“都累了一天了,放开了吃吧。(法)”拉伯让侯爵夫人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母爱,让伊莉莎不经想起了下落不明的父母,眼泪又顺着眼角不自觉的滴落了下来,“怎么又哭了?伊莉莎,你是我们拉塞尔的好朋友,也就是拉伯让家族的好朋友,在没有得到奥莱西斯子爵夫妇的下落前,你就待在这里好了。(法)”

拉塞尔从一开始就异常警觉着帐篷内的一切布置,他的内心也无比惊讶,这里的布置虽然很简单,但是这木桌上面摆放的食物还是可以用精致来形容,那种慌乱之下,居然还能带着这么多东西出来,可见拉伯让家族的强大势力,无愧为马赛城仅次于城主的存在。

伊莉莎是真的饿了,轻嗅着面前侍女递来的牛奶,小口轻啄了一口后,就忍不住伸手抓向了那巨大的黑面包,用刀切了小块拿在手上,沾着牛奶送到嘴边咀嚼起来。

拉塞尔好几次使眼色给伊莉莎,都失败了。他可以用余光发现,拉伯让侯爵夫人眼神中那种奸计得逞的得意笑容。又一次输给了这个女人,拉塞尔决定要和这个女人死磕的时候,自己的肚子又一次出卖了他,“咕咕”的声音,让餐桌上的两个女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标准COD消解器

“伊莉莎,别光吃黑面包了,尝尝这些腌肉和火鸡,味道都很上乘的。(法)”侯爵夫人只是抿了一口红葡萄酒,就一个劲地给一旁的伊莉莎的碗里夹菜,却没有要劝拉塞尔的意思,拉塞尔知道这个可怕的女人已经抓住了自己的软肋,只要她稳住伊莉莎,自己就拿她没有任何的办法,越拖到后面就越容易就范,只是不知道这个女人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一顿晚餐大约吃了半个小时的样子,伊莉莎打了个饱嗝,然后红着脸羞愧的低着头,拉塞尔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的他,也早就饿了,直接啃完了一根火鸡腿,餐桌上铺满了整齐的腿骨,每一片骨片上面都被****了干净,没有留下一丝的肉末。

“看来拉塞尔你确实是喜欢这种特制的佐料,我还以为你会不感兴趣的呢!(法)”侯爵夫人忍不住笑道,“这是家族的商队从瑟堡港的一家酒馆里面无意中得到的配方,听说原料是用来自新大陆的西红柿做的,酸酸甜甜的,伊莉莎你也可以尝尝,这种佐料涂抹在面包上面或者烤肉上面都是不错的美味。(法)”

一次性吃的太多,伊莉莎这样的胃口也有点吃不消了,象征性的在面前的小块面包上面涂抹了一下番茄酱,放进嘴里小舌头舔了一舔

第213章 无良姐妹(三章)

,那种酸酸甜甜的味道瞬间再次打开了味蕾,伊莉莎居然又塞了几片腌肉和面包下去,最后小肚子滚圆,真的动不了了。

忽然,身后的帐篷被撩起,一名侍卫闯进了帐篷内,拉塞尔谨慎的摸向了自己的腰间,那里藏着一把短剑,是他之前问玛格丽特上尉借的,为的是用来防身之用。

那名侍卫只是看了一眼拉塞尔,然后凑到侯爵夫人的耳边耳语了几句,侯爵夫人点了点头,看向了拉塞尔这边,随即挥了挥手,那侍卫变退出了帐篷外面。

“我看你们也吃的差不多了,今晚不如就在这里休息好了。(法)”侯爵夫人在侍女的搀扶下起身,然后在屏风后面换了一身装束,比起之前那套华丽了不少,头上还披了一件斗篷,“拉塞尔,好好照顾我们的伊莉莎,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今晚不回回来这里的!(法)”

至始至终,拉塞尔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伊莉莎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是朝着侯爵夫人礼貌性的微笑,她决定等下一定要想办法缓和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拉塞尔算了一下时间,差不多距离侯爵夫人离开已经过去了十分钟的样子,他从座位上站起身,艰难的挪不到帐篷门口,用手轻轻的撩起帐篷的一边,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帐篷外面的景象,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帐篷外面此刻站满了侯爵家的侍卫,足足有20人的样子。

“拉塞尔…(法)”伊莉莎的声音刚落,人已经来到了他的身旁,拉塞尔连忙朝着伊莉莎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伊莉莎不明所以之下,还是用手捂住了嘴。

“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我们可能被软禁了,都是我失策,被那个女人可怜的外表再次欺骗了!(法)”拉塞尔一边说着,一边放下了撩起的帐篷一角,然后将伊莉莎拉到一侧轻声道,“我得想点办法把你送出去,你的那两位姐姐似乎还在不远处,你有什么东西可以将她们俩引过来的吗?(法)”

伊莉莎有些不明白拉塞尔,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从自己的脖子上面取下来一条项链,项链很质朴,不像是那种名家出品,但是那上面烙有奥莱西斯子爵的记号,倒是可以引起那两姐妹的注意。

“这条项链是父亲送给母亲的唯一礼物,母亲在我6岁的生日时,转送给了我,它对于我和我的母亲意义都不同。(法)”伊莉莎说完,拉塞尔看着手掌心里的项链,有些举棋不定起来,“如果它真的可以帮助我们脱难的话,也算是物有所值了,可是,如果父亲母亲一直都找不到的话…(法)”

“不要这么悲观,子爵大人夫妇一定会吉人天相的!(法)”拉塞尔安慰了几句,伊莉莎才缓和了一下情绪。

拉塞尔从餐桌上面抓了一把花生,然后走到了帐篷的一侧,检查了一下帐篷的缝隙,还有帐篷附近的土壤,从火光的密集来看,背对着帐篷入口的地方土壤比较松软,拉塞尔用器皿刨了几下,就挖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刚好可以让一个人钻过去,但是那些侍者十几分钟就会来帐篷内查看,所以,拉塞尔让伊莉莎侧躺在沙发上面,假装休息,自己则从挖掘的坑洞钻出去,贴着帐篷,寻找机会。

伊琳娜和萨琳娜两姐妹也该她们俩倒霉,奥莱西斯家涉嫌勾结叛乱,父亲下落不明不说,其余人都被那些兵士抓了起来,那些没有关系的仆役都离开了,两姐妹也一天没有吃喝了,靠着她们贵族的身份在平民圈子里面骗吃骗喝被发现后,只能跑了出来,刚才看到拉伯让侯爵夫人提到自己的父亲的时候,原本打算将那个私生女攀比下去的,没有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自己这正牌的女儿却被人无视在了一边。

“姐姐,我肚子好饿啊!(法)”萨琳娜扯着伊琳娜的胳膊不断的纠缠着。

“我也饿啊!(法)”伊琳娜拗不过妹妹,无奈道,“要是刚才不那么对伊莉莎的话,大概现在已经可以睡在温暖的帐篷里面了,我好冷啊!(法)”

“姐姐,不如我们现在去找伊莉莎吧?我刚才看到那位侯爵夫人好像离开了帐篷,现在那里应该只有伊莉莎和拉塞尔两个人。(法)”萨琳娜恳求的看向了伊琳娜道。

“你怎么自己不去?那里可是有20多名家族侍卫,我可不去!(法)”伊琳娜鄙夷的看了一眼自己这个同胞姐妹,每次有好事都是自己这个姐姐操劳,得益的都是这个妹妹,每次想起来,伊琳娜就觉得很不爽。

“我平时对伊莉莎那个丫头最刻薄,要是她跟我新帐旧账一起算的话,我一定没有姐姐你那么大的面子的!(法)”萨琳娜连忙讨好的说道,其实心里也是各怀鬼胎,“这种事情自然要大的去做的嘛!(法)”

“我难道对那个死丫头就比你好多少吗?我经常用她的母亲的身份刺激她,她一定恨死我了!还是你去吧!你们年纪相仿,说起情来也比较容易!(法)”伊琳娜哪里不知道萨琳娜心里的想法,连忙说了一大通自己的不是,反正就是不愿意自己去当那个冤大头。

就在两姐妹都拿对方手足无措的时候,忽然妹妹萨琳娜抱着头哭闹了起来,“哎哟,姐姐,有人丢我的头啊!这是什么呀?好疼啊!姐姐!(法)”

“是花生!这里怎么会突然出现花生的呢?(法)”就在伊琳娜看清楚脚边的颗粒不久,自己的头上也挨了拉塞尔一颗花生米,“哎哟,我也被人用花生砸了,到底是谁在恶作剧啊?(法)”

躲在暗处的拉塞尔早就对两姐妹平时对伊莉莎的恶性恼怒了,刚才抓了一大把花生米,一颗一颗的丢,可以好好折磨两姐妹了。

被花生米一个劲地袭击头和脸,两姐妹慌不择路,好几次都撞在了一起,到了最后,伊琳娜和萨琳娜思索了很久,才将这个袭击她们的人定义为伊莉莎。

“姐姐,我说一定是伊莉莎那个贱丫头,知道我们现在窘迫了,就用这些花生来引诱我们!(法)”萨琳娜第一个反应过来,看得出她平时与伊莉莎一定是最不对付的一个,什么都可以朝着伊莉莎身上扯。

“还用你告诉我,从刚才开始,我就猜到这一切都是那个死丫头的奸计,用可怜的模样博得了侯爵夫人的同情,然后在里面和大帅哥拉塞尔共进晚餐,到刚才用花生袭击我们,这一切都是她事先就计算好的阴谋!(法)”伊琳娜忽然像是目睹了一切似的,说得有板有眼的。

“姐姐,你快看,这是不是那个贱丫头的项链?(法)”萨琳娜忽然指着地上闪闪发光的东西喊道。

“没错,没错,确实是那个死丫头的项链,我还记得项链的吊坠背面还有父亲自己刻给那个贱妇的标记,看,就是这个标记,这确实是那个贱丫头的项链。(法)”伊琳娜很肯定的将那条项链捡起来拽在了手心里面,“可是这条项链与那个死丫头寸步不离,以前说要看一下,那个死丫头都不让,像是死了老娘一样要哭要闹的,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法)”

“姐姐,一定是死丫头用花生丢我们的时候太疯了,以至于项链掉了也不知道。(法)”也不知道萨琳娜这句话的逻辑是怎么构思出来的,项链难道会自己跑到他们的脚下来?

不过两姐妹自己一番分析之后,居然将这条项链的出现诠释的顺理成章了起来。

“妹妹,我们现在势单力薄,不如现在回去,告诉那些当兵的,就说伊莉莎公然的浪费仅有的食物,让那些当兵的将伊莉莎这个死丫头抓起来!(法)”伊琳娜很快就想到了一个自以为很不错的点子,“不要担心,妹妹,等他们将伊莉莎抓了起来,一定会奖赏我们一点东西的,今晚我们就不用挨饿了!(法)”

听完姐姐的话,萨琳娜简直就是两眼放光,原先失去的气力都似乎在这一刻恢复了,拉着姐姐的胳膊,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朝着营地中央跑去。

拉塞尔从坑洞处返回的时候,刚巧听到外面帐篷处传来动静,他扫了一眼身上的污渍,连忙设计奖餐桌上面的牛肉汤从头上淋了下去,然后将铜盆丢在地上,自己则倒在地上,装出一副恨痛苦的模样,当侍者走进帐篷的一刹那,这一系列动作衔接的很是流畅,居然没有引起那些侍卫的警觉。

伊琳娜和萨琳娜两姐妹一路小跑来到了中央营帐里,当他们看到了正在和玛格丽特上尉说话的约瑟夫等人的时候,其他帐篷里面已经都没有了声响,大家都已经进入到了梦乡里,除了一些负责值夜的士卒在营地范围内巡逻。

“两位小姐,你们这么晚造访,有什么事情吗?(法)”问话的是门口守夜的士兵,他们从两人的穿着上分析应该不是普通人家的小姐,所以语气上显得格外的礼貌,见两人欲要闯进营帐内,连忙阻拦道,“对不起,两位小姐,里面是军事重地,没有大人们的邀请,不能进入!(法)”

“我们要见这里最高指挥官!(法)”伊琳娜还是比较老成的,以前见过自己父亲的那些手下,见到这些士兵也不至于被吓到,但是萨琳娜就不同了,被那些军士的几句话一吓,眼泪就开始在眼眶里面打转了。

“不要在这里胡闹了,两位小姐!(法)”那两名士兵显然也不是一般人,并没有被伊琳娜的话给吓到,“如果两位再不安分一点的话,我就要动用非常手段将两位关押起来了!(法)”

“你在这里吓唬谁呢?我们是王国的贵族,现在我们只是要求见这里最高的负责人,我们有要紧的事情要向她汇报,要是耽误了是不是你来负这个呢?(法)”伊琳娜三言两语就将那个士兵问的愣了,两人对视了一眼,一人不得不拉开营帐走了进去。

“两位,上尉大人请你们进去!(法)”那名进去询问的士兵出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没有了那副凶样,朝着旁白挪了几步,让开了位置,让两姐妹走了进去,然后放下帷帐,朝着同伴耸了耸肩膀,抱怨大晚上的遇到两个难缠的小姐。

伊琳娜拉着萨琳娜的手径直走进了营帐内,此刻的营帐内,那些医生护士们正在为几名感染了病毒的重症病患紧急治疗着,周围都是荷枪实弹的士兵,有的喝着杯子里面的肉汤,有的则往嘴里塞着黑不溜秋的黑面包,看样子这些士兵是刚刚换下了值夜的巡逻兵。

“两位小姐,这里可不是你们来的地方,听我的人说你们有要事找我?到底是什么急事?(法)”玛格丽特上尉转过身,女性的柔美尽展眼底,手里抓着一大块不知名的肉块用匕首切割着,然后将碎末塞进嘴里咀嚼着,“你们两位好像是奥莱西斯家的小姐吧?大半夜的不在自己的帐篷内休息,跑到这里来到底有什么事情吗?(法)”

“我…我们是来状告我们的妹妹,伊莉莎,她公然用珍贵的花生袭击我们,这些就是罪证!(法)”伊琳娜将几颗参杂着泥沙的花生放在了餐桌上面,似乎觉得这些东西没有说服力,又将一根项链一起放在了餐桌上,“我们可以肯定那一定是伊莉莎那个死丫头干的,她居然浪费了那么多花生就是为了对我们进行恶作剧!(法)”

(本章完)

消泡剂
TAG:
友情链接
云南弥勒灯盏花药业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