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游戏

道法帝尊 第七百零一章 斩邪

2019-10-12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道法帝尊 第七百零一章 斩邪

这两只小蚂蚁把主意打到汤问身上,简直死有余辜。

汤问抹除了地牢内的所有人的记忆,令他们昏昏沉沉的睡过去,并随手将所有的锁都打开。待他们醒来,只会惊喜的发现他们重新得到自由,对汤问却不会有半点儿记忆。

“来都来了,顺便将地牢里的头目捏死算了。”汤问淡淡一笑,朝着地牢深处而去。

斩邪乃是血衣马匪十三头目中实力最低的一位,只有元婴期二重的实力。

血衣马匪在各大门派中都安插了奸细,对何门何派悬赏他们都了如指掌,白龙学院这三年前就已经开始悬赏血衣马匪更令他们如鲠在噎,不能自在。

但得知此次带队剿灭他们的人只是个元婴期二重的修士时,诸头目都松了口气。他们的头领血衣可是元婴期五重的大能,一个人便能够把白龙学院来者全部击杀。

不过,为了避免地牢中的重要囚徒趁机逃走,血衣还是安排了斩邪来看守地牢,令斩邪很是不爽。

“妈的,虽然白龙学院的弟子实力不怎么样,但是每一个人身上都有大量丹药灵石,甚至宝器道器,如此多的好处老子却只能干看着!”斩邪坐在地牢中央一座圆顶大殿之上。

这圆顶大殿高大无比,墙上共有十二扇高五丈,宽三丈的大门,门上血迹斑斑,散发出阴森的气息,整个大殿之内也充满了阴森,地上更是随处可见骷髅头之类的东西,都是惨死在这座大殿中的人留下来的。

斩邪的座下有几十位金丹期的血衣马匪,负责协助他,管理地牢的所有事宜,但大部分时间都只是拷问犯人,将地牢中的美女带来玩乐一番,逍遥自在的很。

在血衣马匪中,能被分到地牢来的人,都是需要背景的。

“大人不必太在意,白龙学院弟子的财富也不是好拿的,听说他们的首领乃是白龙七杰中一人的弟弟,身上必定有令血衣大人都忌惮的底牌,方才,我一位兄弟说三头目、四头目和五头目奉命去试探白龙学院弟子,结果都狼狈逃回,差点儿把性命留在那儿!”

一个金丹期的小头领谄媚着向斩邪分析道,说的头头是道。

“哼,我怎么会不知道三哥他们的事情,还用你说

,只是看不惯那些名门正派的嘴脸,我们拼死拼活,好不容易才能抢到的东西,他们光坐在那儿就能得到,妈的,张五,去把那个仙侣宗的圣女带过来,老子要爽一爽,呆会你们都有份!”斩邪冷哼着道,眼中发出淫邪的光芒。

“是是,大人,马上就给你带来!”那名为张五的金丹期头领以及其他的金丹期修士们都露出淫邪的笑容。

张五带着两个金丹期手下,朝着圆顶大殿中朝着正南方的一扇大门走去。

正要推开――

轰隆!

大门被轰开,如薄纸一般被轰成碎片。

“什么人!”

张五脸色大变,顿时全身被罡气包裹住,保护住他的肉身。随后手中出现一口血刀,唰的声,血刀化为流光,朝着轰开的大门里面斩杀而去。

张五能混到现在的位置也是个聪明人,知道能闯入地牢,敢闯入地牢的修士一定不简单。

而且这时候出现在血衣马匪大本营中的敌人,显然只会是白龙学院的弟子。

他眼中精光闪烁,瞬间分清楚厉害,在血刀斩杀出去的时候,身上法力狂暴汹涌,猛地朝后方退去。

白龙学院的弟子不是他能够对付的,只有斩邪才能够对付,他呆在这里只是找死。

但是,就在他才飞起的时候,就感应到自己的中品宝器血刀瞬间被绞碎,同时从门内伸出一只大手来,面积几乎与大门一样大的。

“拦住他!”

张五惊骇欲绝,咆哮道。

随着他而来的两个金丹期血衣马匪还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听到张五的命令,下意识的举起手中的武器,斩杀而去。

那大手只是轻轻的拍出两下,快速无比,连影子都没有看到。

两大金丹期血衣马匪连刀带人,瞬间被这大手拍成了肉饼。

“不好!”张五眼中发颤,心中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眼中就被那大手给覆盖住。

啵的一声。

张五也被拍成了肉饼,瞬间身死。

随后,汤问的身影走了出来,微微一笑,看向大殿的中央,那座高大宝座上的邪魅男子:“你就是斩邪?”

“该死的东西,你是什么人!”斩邪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又惊又怒。

惊的是居然有人能瞒过自己的神识来到地牢中央,怒的是三个手下瞬间被他捏死。

他倒是不心疼手下的死,但是手下在眼前被杀,毕竟有损他的威严。

顿时他怒不可揭,看清楚汤问“金丹期九重”的修为之后,脸上的杀机愈发的强烈。

“原来只是个小小的金丹期蝼蚁,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在我面前也敢放肆,去死吧!”

他随意一记手刀劈出,顿时圆顶大殿之中,一道巨大的血色刀芒凝聚而出,轰隆一声,快如雷霆,所过之处空气都被划开出一道肉眼可见的缝隙,足以斩断高峰,斩杀而下。

他名为斩邪,修炼的乃是魔道的无上刀法,每一次攻击都凌厉无比,斩杀神佛,自信这一下,任何金丹期都要死掉。

“听说白龙学院敢接这个任务的金丹期弟子都是经历过白龙传承的顶级天才,身上的宝物比起许多元婴期的修士都要多,这小子很有可能就是这样的人,哈哈,我真是注定要发达,即便呆在地牢里面,都有人来送钱。”

斩邪眼里汤问已经死定了,想到汤问身上的宝物,他心中大喜无比。

然而,只见血色刀芒斩杀之下突然化为漫天刀芒绽放,而处于攻击目标的汤问却是一点事情都没有。

“嗯?有点儿本事,不愧是白龙学院的弟子!”

斩邪脸色阴沉了下来,虽然一招没杀死汤问,但他却并不在意,反手又是一记血色刀芒扫荡而出,这一记刀芒的速度快到了极致,比起之前那一道更是恐怖了十倍都不止。

斩邪这一次认真了点儿,要一次斩杀汤问。

湖北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巢湖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廊坊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湖北治疗宫颈炎方法
巢湖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TAG:
友情链接